您当前的位置 : 凤城新闻网 >> 社会 >> 百姓故事 >>

母亲忙年

2020-01-10 11:06      来源:凤城时讯

    春节,俗称过年。过年,是我国人民一年一度最重要、最欢乐的节日。

    上世纪60年代初,全国正处在经济危困、粮食匮乏、物资奇缺、生活艰难的时期。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那时候,每逢过年前夕,是农村家庭主妇最伤脑筋、最忙碌辛苦的时刻。记得母亲虽身材瘦小、体单力薄,但家务活儿无所不能,并做得有模有样。至今,母亲忙年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那时,俺家七八口人,每年生产队分给的都是粗粮。过年前,队里去粮站用玉米换购,每人二斤大米、一斤白面。全年发给每人的布票也有限。过年时要吃一顿细粮、穿一件新衣很难。每年一进农历腊月,母亲就动手忙年。粗粮细做让全家吃得丰盛,精打细算把老少打扮一新。当时,俺家住在6户人家的大院里,合用一盘碾子,自家有一盘石磨、一头毛驴。每到年底,各家推碾子磨米压面就得排号。母亲从不傻等,把活儿相互交差。利用早晚扒线麻、打麻绳、穿盖帘;打袼褙、纳鞋底、做鞋子;洗衣裳、裁布料、做衣服。每人一双鞋、一件或一套服装,全靠昼夜加班,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千针万线赶制而成。同时,还要盯住碾子的排号。每当套上小毛驴儿拉动碾子,磨得“吱吱嘎嘎”,母亲根本无心欣赏富有韵律的声响,只顾添加粮、除成品、急着簸糠筛米,忙得团团转。卸了碾子,又赶紧上磨磨细面,一环紧扣一环。小年一过,到了办置年货的“冲刺”阶段,母亲更没白天没黑夜的赶着蒸年糕、豆包、烙粘火勺,插空儿清扫灰尘、洗刷炊具;杀一头百十斤的年猪,还得切酸菜或萝卜片儿,用烀肉的汤烩一两缸杀猪菜;接着又做豆腐、捞“年饭”、杀鸡、发面、蒸馒头、包饺子、做年夜饭……我和妹妹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但母亲不让我们伸手,只许抱柴烧火,干点零活。大年过后,母亲总算松口气,能歇歇脚了。可已熬红了双眼、熏黑了鼻孔、磨破了双手、身体也消瘦了很多……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是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是中国梦唤起亿万人民撸起袖子加油干,干出一片新天地。可惜母亲已离开人世40多年,没能亲眼看到国家强起来、百姓富起来。如今,农村大集、超市的粮油菜和鱼肉蛋日益丰盛,穿戴服饰美观时尚,生活用品无所不有;逢年过节的吃喝、穿戴一应俱全,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买不到的。当代的家庭主妇们早已摆脱忙年的岁月,阔步走进新时代,轻轻松松过大年。(莫炳耀)

责任编辑[杨桂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