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凤城新闻网 >> 凤凰山副刊 >>

腊香(外一篇)

2019-03-04 10:38      来源:凤城时讯

    腊月,是浓浓的肉香。

    当母亲开始腌腊肉时,腊月顿时变得可爱起来。腊肉,是腊月里味蕾上的殷殷期盼。把猪肉切成不到一寸厚、一尺多长的长条,放入适量的细盐、酒、酱油和五香粉揉搓匀,放置一夜。然后用细绳穿过肉的一头拴好,在开水锅中烫至外表不红为止,挂在屋外晒。以后还要每天或数天晾晒一次,便成了可口的腊肉。

    另一种腊肉的做法,就麻烦多了。挂灶上的腊肉,黑不溜秋,色相差,但吃起来,味道可是一绝。每次烧灶,烟熏火燎,上头的腊肉也笼罩在袅袅烟火中。可也许是吸收了各种食材的味道,灶上的腊肉在味道上,显得丰富而更有层次感。挂得越久,就更是香。

    腊月,是淡淡的粥香。

    在乡间,腊八是个大日子。这天,切点腊肉,准备好其他食材,就开始熬腊八粥了。没多久,一锅腊八粥就熬好了。孩子们尽管嘴馋,对着一锅腊八粥猛吞口水,但谁也不会抢先去盛一碗。粥熬好后,先让长辈们,也就是孩子们的爷爷奶奶先盛,然后是孩子们的叔伯,还有姑姑们。最后,才轮到孩子们。

    可每次,轮到孩子们,腊八粥反倒更稠。肉、豆,还有各种食材,满满堆了一锅底。大人们舍不得,总把好东西留到最后,给孩子们。于是,越是后头,粥就越稠。腊八,喝的是粥,尝的是情。

    腊月,是勾人的豆蒜香。

    先说腊八豆,把黄豆泡开后,蒸熟晾干,倒入垫好纱布的抽屉里。一个星期后,拉开抽屉,把黄豆取出,用调料拌匀,再封入坛子里。过了一段时间,打开坛子,豆香四溢,就是令人垂涎的腊八豆了。

    腊八豆是一绝,腊八蒜也绝不示弱。把蒜瓣剥干洗净后,倒入坛子里,撒盐倒醋,封口。过了几天,蒜瓣开始发绿。等到打开坛口的那天,已经绿得剔透,如翠玉一般。腊八豆可多吃,越吃越香;但腊八蒜却恰好相反,酸辣中带着微甜,浅尝辄止,可以开胃,但一次吃多了,难免有些败兴。

    腊月的香,不仅在舌尖,也在鼻尖。

    腊月里,放了寒假,山里的孩子就得忙着割牛草。尽管天气冷了,但大山深处,到了寒冬腊月,依旧长满了绿油油的草。牛最喜欢吃这种草,所以割草的任务,就交给了孩子们。

    孩子们皮,本来就喜欢四处跑,割牛草也正合孩子们的意。背上竹篓,拿起镰刀,三五成群地往青草地里扎,一捆捆牛草,被捆成一束束,扔进竹篓里。直到夕阳西下,孩子们背着竹篓,一路撒下草香,在晚霞中走上回家的路。

    腊月的香,是归家的期盼,是游子的牵挂。

匆匆

    记忆中的腊月,总是笼罩在一片匆忙中。

    一进入腊月,村里的孩子也开始准备着,要么到城里,和父母一起过年;要么,则等待着父母的归来。进城的孩子,准备着衣物,和伙伴们道别,在匆匆的脚步声中,奔赴父母的身旁。而留在村里的孩子,神色匆匆,也盼着亲人们的匆匆脚步声,在村口响起。

    腊月,是团聚的日子,也是归乡的日子。

    在我们那个小山村里,也唯有在腊月,才有了热闹的气息。多数的父母,都会选择回来,看看老人和孩子,过一个团聚的年。我家,也不例外。父母在外打工,每年也只有在进入腊月后,才会归来。

    奶奶等不及,总盼着早点见到儿子的面。在得知归来的日子后,那天一大早,算好了他们抵达的时间,奶奶就会带着我,去接他们。车子停下的地方,离村子还有两个山头。所以,带好了中午的粮食,奶奶拉着我的手出发了。

    一路上,自然是步履匆匆。奶奶的心,早已按耐不住,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儿子的身旁。而和我们有同样心情的,大有人在。身边,不时响起匆匆的脚步声。我知道,那是盼着亲人归来的人家,去迎接归乡的游子了。

    而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和母亲的步履,也是匆匆的。两人一下车,就朝着我们飞快地走来。父亲匆匆脚步的终点,定格在拥抱奶奶的那一刻;而母亲,则把我一把揽入怀中。笑声,汇聚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忙年的过程,也是匆忙而热闹。父亲和母亲一直都很忙碌,恨不得把一年来的思念,都倾注在这短短的腊月里。思念悠长,日子却很短,在两人的匆忙中,返城的日子也在不知不觉中来临。

    此时,腊月里的匆忙,才放下了帷幕。一样的路程,归来时是匆匆的;可离去时,却格外缓慢。奶奶拉着我的手,将两人送到了车站。一路上,脚步沉重而缓慢,完全没有了来时的匆匆。只恨不得,这步伐再慢点,再慢点。

    匆匆腊月,来了又去,人事已非,爱却依旧。(郭华悦)

责任编辑[杨桂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