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凤城新闻网 >> 社会 >> 百姓故事 >>

母亲的口头禅

2018-05-09 10:38      来源:凤城时讯

    “你们全家都旺兴吗?”“我也旺兴。”……每次见面或打电话,母亲都会这样说。

    “旺兴”,是母亲的口头禅,凡是亲戚朋友、街坊邻居都知道,更别提我们几个子女了。

    “旺兴”一词在字典里找不着,《现代汉语词典》有“旺健”和“旺盛”。“旺健”“旺盛”大意是身体健康、精力旺盛,和母亲“旺兴”的意思差不多。

    解放前母亲家是园民,以种菜为生,生活很困难,穿的衣服是补丁摞补丁。姐妹5个,谁上街卖菜谁穿稍微囫囵一点儿的衣服。母亲结婚后,为了全家人含辛茹苦,省吃俭用,在街道人缘儿也好,1957年还出席了安东市一个什么妇女会议,捧回来一张写有“勤俭持家”的奖状。

    1958年母亲参加工作,纺草绳。纺草绳用的是稻草,凡是稻草尖上有遗留的稻粒儿,母亲都一粒儿一粒儿捋下来,放进口袋里拿回家。积攒到一定时候,用擀面杖碾压出白米(大部分是碎米),熬成稀饭,为我们改善生活。有时候很晚了,还看见母亲在吃力地碾压着稻粒儿。我说:“妈,明天还要上班,别干了。”母亲说:“不要紧,只要你们不饿肚子,旺旺兴兴的,我能行。”

    天下母亲都一样,儿女都是她们的心头肉。我们兄弟姊妹多,而哈尔滨伯父家只有一女,来信商量着要我四弟过继给他。我父母也答应了。可临走那天母亲又反悔了,哭着扯着,说什么也不让走,伯父只得作罢。1968年我作为知青下乡在赛马公社赫家大队。转过年,我决定不回家,在农村过一个革命化春节。母亲知道我身体不好,放心不下,执意要去看我。大年初一就一个人从丹东坐火车到草河口,下车后换乘到赛马的客车,在岔沟站下车。从岔沟到赫家需要过一条河,那年河没冻实,需要从桥上过。所谓的桥其实就是由几组落叶松杆搭在木桩子连接着的那种,和独木桥差不多。母亲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桥,桥身晃动着,又湿又滑。当走到一半的时候,再也不敢走了,最后索性挣脱了我的手,跪在了桥上,一步一步挪到了对岸。多少年后,一想起母亲过桥的情形,我心都疼。

    母亲在赫家受到了社员们的热情款待,看到我挺“旺兴”,初三就放心地回去了。

    母亲和二弟住一个楼。二弟下岗了,生活拮据。那年二弟的孩子考上了沈阳的一所中专,母亲开始忙了起来。她到处寻找旧衣废布,洗干净了剪成大小不等的布片儿,然后搬出多年未用的缝纫机,戴上花镜,做工业用的抹布。一片抹布一角钱,母亲连宿带夜,一天一天地“跑”着缝纫机,共计做了一万片,卖了一千元,给孙子做学费。一万片,摞起来比她孙子还要高。如今孙子在沈阳工作,有房有车,奶奶的恩情他永记在心。

    母亲家住的是土楼,一共30户。退休后的父亲是居民组长,母亲也跟着忙活,下个通知、收个卫生费什么的。有一次我回去,母亲没在家,原来是楼下有卖鸡蛋的,母亲见便宜两角钱,就挨家敲门要大家出来看看。有腿脚不灵便的,母亲便买了送去。楼里有一孤寡老人,父亲和母亲就经常过去帮着生炉子、做饭、收拾屋子。鸭绿江晚报曾以《情满一座楼》报道了父母亲的事迹并配发了照片。

    母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希望天下所有的人都“旺兴”。 (李炼)

责任编辑[杨桂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