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凤城新闻网 >> 凤凰山副刊 >>

味蕾人生(外一篇)

2017-12-21 14:57      来源:凤城时讯

粉味

    早些年,我并不喜欢米粉。

    那会儿,常被朋友拉着,去品尝桂林米粉或过桥米线。尽管也不讨厌,不至于到难以下咽的程度,但若说到喜欢,也有限得很。平日里,一个人的时候,若有得选,粉类的食物是怎么也不可能进入我的选择范围。

    那个年纪的人,喜欢多半是有着浓烈味道的食物。或炸,或煎,或辣,总得占其一,才够味;色泽上,鲜艳的色相更能引起食欲。而这两者,米粉都没有。

    对于米粉的喜爱,是近年来的事儿。

    一来,多年饱受浓烈味道蹂躏的肠胃,难免开始抗议,频频罢工;二来,过于浓烈的饮食,也让味蕾日渐麻木,进而觉得腻味。不管是出于健康的考虑,还是味蕾的自然转变,米粉渐渐进入了我的视野。

    真正令我爱上粉类食物的,是在铅山县品尝的烫粉。

    那次,被朋友拉着去品尝烫粉。但进了店,心里并没有抱着太大的期望。店铺很小,据说是老字号。而烫粉的做法,更是简单,店家直接从备用粉里,用捞勺盛一点,放进沸水里焯一遍,配上高汤,撒点调料,就端上了桌。

    如此简单的烫粉,味道能好吗?

    可当我尝第一口的时候,心中的轻蔑顿时消失无踪。口感柔滑而有嚼劲,汤底浓而不腻,香而不油。再配上点葱花和麻油之类的调料,恰到好处,丰富了口感,又不至于画蛇添足。一碗粉吃完,心中犹觉得不过瘾。

    对面的朋友说,怎么样,知道我为什么对老家的烫粉,念念不忘了吧?

    朋友告诉我,这烫粉所用的米粉,榨出来的时候就是熟的,可以直接吃。铅山稻谷,米质绝佳,榨出来的米粉也是一绝。如果说,手工制作的米粉,已属难得;那么作为汤底的煮骨头汤,就更是费功夫了。正宗的铅山烫粉,都是用上好的大骨头,配上佐料,熬上一整晚。隔天一早,开门迎客,煮骨头汤的香气能把整条街的人都唤醒。

    这看似不起眼的烫粉,里头竟然有这么多功夫,确实出乎我的意料!

    也是从那时起,我对于粉类的食物,极为迷恋。人有了年纪,有了阅历,才会明白,早些年迷恋的浓烈的食物,总有点华而不实的味道;而朴实的米粉中,看似不起眼,反倒蕴含了大道至简的哲理。最真最实在的心思,融在一碗朴素的米粉中,能让再挑剔的味蕾,也会在瞬间被彻底征服。

    这样的美食之旅,是味蕾的享受,也是生活的真谛。

茶味

    那日,和友人去茶室,听到隔壁桌传来了争吵声。

    抬头看去,是一家三口来喝茶。母亲点了壶普洱茶,让儿子喝点。可那小子头摇得像拨浪鼓,怎么也不肯张口。最后,小孩张了口,只说了一句话,给我可乐!

    这一幕,何等熟悉?细细一想,小时候的自己,不也是这样吗?

    小时候,每次看大人喝茶,心中都百般不解。小小的孩儿们,大概都有同样的感受。茶水苦,比起那些五颜六色的饮料,茶实在苦得难以下口。对于孩子们来说,最喜欢的当然是汽水。至于茶,平日里根本不会沾口。

    对茶的抗拒,一直持续到了大学时。年轻时,身边的人也很少喝茶。各种各样的饮料,哪怕不健康,却还是年轻人的首选。平日里,和朋友一起出去,口渴了,随手就买点甜的饮料。而茶,根本不会列入考虑的范围。

    一直到有了年纪,有了阅历后,对茶的态度才有了截然的转变。

    第一次静心品茗的情景,至今想来,仍然印象深刻。当时,应一好友之请,到茶室里聊聊。半天下来,两人喝着茶,聊着天。不知不觉,时间从指缝间溜过,当茶壶见了底后,才惊觉大半天的时光已经过去。

    那次以后,我才知道,一个人对茶的喜恶,是会随着时光而改变的。

    年纪小的时候,太浮躁,没有一颗平静的心,自然无法体会到茶中的韵味。随着年岁渐长,阅历渐丰,经历了人生的沧海桑田,练就了一颗宠辱不惊的心。此时,再来品茗,人生百味入茗生香,喝着茶,犹如在品味自己的人生。

    经历了繁华喧嚣,才明白茶中的静谧时光,是多么可贵;有了人生的起伏,才明白茶的苦中有乐,方是人生真味。这样的心境,年轻时怎么可能体会得到?

    喜欢喝茶的人,年轻人居少数,便是此理。听过一句话,读书千万卷,不如喝茶去。听时,顿觉深得吾心。一杯茶,千百种滋味,胜过书中世界。味道如何,除了茶本身,更多的恐怕还是与喝茶之人有关。茶味由心生,一杯入口,味道自然不尽相同。(郭华悦)

责任编辑[杨桂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