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凤城新闻网 >> 社会 >>

赏雾

2017-01-10 16:01      来源:凤城时讯

  自古以来,人们特别是文人墨客们多对“赏”字情有独钟,于是就有赏鲜花、赏红叶、赏月、赏雪等。其实,雾也很有赏头。莫说泰山云海,庐山云雾值得去观赏,老家的雾也很让人着迷。

  我的老家在红旗镇姜家沟,与东港市马家店镇北部辖区只隔一道山梁。

  我真正喜欢老家的雾,还是在1961年。那一年,我考入了安东第一师范学校,在国庆节假期结束时,起早要赶回学校。

  从梦中醒来,站在屋门口一看,四周似“烟气”弥漫。除了眼前的石凳,就什么都看不清了,大门模模糊糊的,连三五米远的院子也是朦朦胧胧。更奇怪的是,早晨公鸡的叫声显得很沉闷,声波在雾里运行大约也难畅通无阻。

  那时候,山沟里根本就见不到汽车,只好背上母亲起早打点好的秋冬必备衣物,步行十五里,到公社所在地的红旗客运站买票回校。与其说人走在路上,不如说穿行在浓雾里。沿路的几个生产队,已经开始准备上班了。催人的哨子声闷闷的,人声闷闷的,牲口的叫声也是闷闷的。要是不走到眼前,根本看不到东西。

  到红旗,必须攀过一座名叫庙儿岭的大山梁。走到跟前,就会看到山道两边的大树,全都裹着蝉翼样的薄纱。小草湿漉漉的,岩砬子湿漉漉的,什么都湿漉漉的。晨雾凝成的水珠,一滴接一滴地从树上滴落下来。布满大石小块的小道,一改枯燥无神的面貌,处处变得湿润润的,大些的石块儿,早已是汗水淋漓了。

  雾气越来越浓,几步以外什么也看不到。不时,听到前后有话音传来,声音也不像平时那么脆。仅仅能辨别出是前面有人,还是后面有人而已。

  或许是感到雾气障眼,夜宿在树上的鸟儿听到脚步声,立即从一棵树上跃起,扇动几下翅膀,就赶紧落到另一棵树上,生怕掉下来。后来听到“鸟朦胧”那句歌词,知道那是丝毫没错的。

  走着走着,雾气渐渐变薄。爬到岭顶上一看,上面竟是晴空万里。

  站在山梁上看去,脚下白茫茫的雾好像棉团一般,把南沟北岔充塞得满满登登。大自然造出这水汽的大网,纱罩似的把下面的一切通通掩蔽起来。房子不见了,电线杆子不见了,平常充满活力的村庄,显得异常神秘。有几棵高些的大树虽然不服气,但也只能探出些树梢,给白茫茫的世界抹上了点点绿色。

  “快看,你帽子给雾水打湿了!”

  “你头发也湿了!”

  后爬上来的人,边擦汗边互相指看着。我这才想起,一路上还有细密的水点在脸上不断地轻轻亲吻过呢!

  这时山上山下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在高山上过夜的鸟儿们,一点不知道下山的“朦胧”,畅行无阻地飞翔,歌唱得响亮亮、脆生生。一只松鼠蹲在山道边,两只前爪捧着果实,有滋有味地品尝着,不时神秘地朝人看一眼,又饶有兴致地啃嚼起来。

  四下望去,满目的云雾,造就了一派洁白美丽的景象。也许是雾气上面有微微的气流在缓缓流动,大雾也便跟着微微活动着,形成一片壮阔又波澜不惊的海洋。土牛河流域数十里方圆的村庄连同那些低矮的小土坡,全都隐没在雾海中。老虎洞大队南边稍高一点的山头竟成了孤零零的小岛。马场山延伸到八岔沟的那道山梁,像是一条龙脊,在雾的海洋中若隐若现。二十多里外的司令顶子,腰间缠着纱飘带,探头与姜家沟的东大顶子打招呼,东大顶子也不含糊,精心地裹着素锦般的裙子。

  下岭的时候,雾海开始起变化。先是感觉身边的水汽在悄悄地上升。我知道太阳神会把大雾拽上高空,让它仙化作轻飘飘的云,飞向蓝天。逐渐地看到,那些罩在雾下的花、草、树、河、房、路,不断地由看不见变得模糊,再由模糊变得清楚明朗。

  到达红旗车站的时候,已经化成了云的雾,互相追逐着飞翔在空中。给山川大地带来一波又一波斑斑驳驳的影子。几缕舍不得离开的雾气,满怀留恋地漂浮在农田上,它们对这块土地的感情深着呢!但是它们终究无法抗拒太阳,只好悄悄地离去,等待下一次和大地亲近。(盛世杰)

责任编辑[杨桂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