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凤城新闻网 >> 凤凰山副刊 >>

《酒狂》阮籍:以乐终身之志

2017-01-03 15:25      来源:凤城时讯

  古琴是中华民族最古老的乐器之一。

  相传,“昔神农继伏羲王天下,亦上观于天,下取法于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削桐为琴,绳丝为弦,以通神明,合天地之和焉”。古琴艺术经五千年的发展与沉淀,为后世积累了数千首琴曲,而其中经典传习曲目有数百首。琴曲《酒狂》便是这数百首经典中最受琴人喜爱的曲目之一,《酒狂》短小精悍,节奏鲜明,旋律流畅,特别易于记忆和演奏。

  历史流传下来的这数百首经典琴曲,每一首都有百年甚至千年的历史文化渊源。琴曲在哪一个特定的时代孕育,由谁创作出来,又描述了怎样的情怀或故事,了解了这些文化背景,对理解和学习琴曲以及古琴艺术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臞仙曰,是曲(指《酒狂》)者,阮籍所作也。籍叹道之不行,与时不合,故忘世虑于形骸之外,托兴于酗酒,以乐终身之志。其趣也若是,岂真嗜酒耶,有道存焉。妙在於其中,故不为俗子道,达者得之。”(《神奇秘谱》)

  《酒狂》作者是魏晋时期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现代人对阮籍的介绍可简要归纳为:阮籍(公元210年—263年)字嗣宗,陈留尉氏人。文学家、思想家,著有文学作品《咏怀诗》八十二首,《大人先生传》等,并写有琴曲《酒狂》及音乐理论《乐论》。然而更个性鲜明也更为人所知的描述,却是《晋书·阮籍传》中的这一句,“嗜酒能啸,善弹琴。当其得意,忽忘形骸”。历史上关于阮籍的奇闻逸事甚多,单以“嗜酒”这一爱好为例,《晋书》本传记载:“文帝初欲为武帝求婚于籍,籍醉六十日,不得言而止。钟会数以时事问之,欲因其可否而致之罪,皆以酣醉获免。”《阮籍传》中关于阮籍饮酒的描述更则为惊人,“饮酒二斗,举声一号,吐血数升”。由此可见,嗜酒之于阮籍,是逃避现实桎梏,实现精神自由的途径;是自我批判、惩罚、嘲讽甚至是折磨的手段。所谓的“当其得意,忘乎形骸”更加映衬出了极端挣扎、苦闷的内心。其纠结苦闷的原因,则离不开他生活的那个时代和他所经历的那些故事。

  公元189年,曹操于陈留招募义勇,揭竿起义,开启了一生峥嵘。20年后,公元213年,曹操以邺城为都,封魏国公。此时的阮籍3岁。著名的建安文学便诞生于这一阶段,并一直延续到魏初的十余年,多以抒发建功立业的理想和积极进取的精神为主。公元220年曹操逝世,曹丕废帝称王,刘备孙权也相继称帝,三国鼎立的格局形成。比起汉末的战乱纷扰,此时的社会状况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在位者曹丕则以仁政教化为主的儒学治国兴邦。此时的阮籍10岁。直至曹睿继位,依然时兴着“尊儒贵学,王孝之本”的社会风气。

  “立太学于洛阳,诏曰,‘近之不绥,何远之怀!今事多而民少,上下相弊以文法,百姓无所措其手足。昔太山之哭者,以为苛政甚于猛虎。吾备儒者之风,服圣人之遗教,岂可以目玩其辞,行违其诫者哉!广议轻刑,以惠百姓。’”(《魏志·文帝纪》注引《魏书》)

  可以说从公元210年到239年,29岁以前的阮籍一直在崇尚儒学,积极进取的社会氛围中稳健成长,《阮籍传》亦说“籍本有济世志”,只可惜生不逢时。正当阮籍立业之年,遭逢正始之乱世,佞臣当道,夺权党政。接二连三的政治屠杀,以至天下名士减半,少有全者。司马氏集团以名教为明,滥施刑罚,诛杀名士,绞毁政敌。“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阮籍的名教理想自此破灭,他认为所谓的名教社会,表面光鲜,实则危机四伏,黑暗混乱,甚至将其比作裤管里的群虱。

  “独不见群虱之处裈中?逃乎深缝,匿乎坏絮,自以为吉宅也;行不敢离缝际,动不敢出裈裆,自以为得绳墨也。然炎丘火流,焦邑灭都,群虱处于裈中而不能出也。君子之处域内,何异夫虱之处裈中乎?”(《晋书·阮籍传》)

  “于是中年的阮籍选择了“归隐”,“飘摇于天地之外,与造化为友。”但是隐士的生活并不能得到真正的安宁与自由,自我价值与人生理想无法实现的痛苦成为了阮籍心中永远的牵绊,而残酷的现实亦时时威胁着阮籍及其家族的名誉甚至是生命。司马氏集团对于阮籍及其家族采用拉拢不得必使毁灭的政策,所以阮籍必须面对现实,屈从于司马氏集团,背叛曹魏旧友以求自保。然而即使是这种表面上的屈从和背叛在阮籍的心中却也积郁成疾: 一日复一夕,一夕复一朝。颜色改平常,精神自损消。胸中怀汤火,变化故相招。万事无穷极,知谋苦不饶。但恐须臾间,魂气随风飘。终身履薄冰,谁知我心焦。(《咏怀诗》三十三)

  《大人先生传》中,阮籍以自身为原型再加以抽象化、理想化,创造了一个生于远古,长生不老,四海为家,天地等寿,独求大道的“大人先生”:

  “超世而绝群,遗俗而独往,登乎太始之前,览乎忽漠之初,虑周流於无外,志浩荡而自舒,飘颻於四运,翻翱翔乎八隅欲从而彷佛,洸漾而靡拘,细行不足以为毁,圣贤不足以为誉。”(《大人先生传》)

  大人先生的精神境界,超越一切肉眼所见,与天地相融合,消融一切矛盾纷争,是绝对的自由超脱。然而《大人先生传》里的境界越是高远,阮籍心里求而不得的纠结与挣扎就越是激烈,因此他所表现出的行为也就更加激烈无端。于是阮籍用“嗜酒”来摆脱现实与肉体的束缚,躲藏在酒醉的混沌里,享受片刻安宁与自由。同时,这种嗜酒到吐血的自我折磨,也是阮籍发泄与挣脱的极端表达。

  在了解了阮籍所经历的故事和他内心的挣扎与苦闷之后,再来品读这一句:

  “籍时率意独驾,不由径路,车迹所穷,辄恸哭而反。”

  无需赘言,我们可以感受到千年前阮籍醉酒、呕血、痛哭等等情状下的心境。此时再去聆听或演奏琴曲《酒狂》,或许我们依然会听到自由与欢快的旋律,只是这份自由与欢快已然多了许多无奈与沉重,似乎更加飘渺,也更加遥不可及了。(李璇)

责任编辑[杨桂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