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凤城新闻网 >> 社会 >>

老榆

2016-12-05 10:22      来源:凤城时讯

  大桥伸开壮硕的臂膀,把山城南北两区紧紧地连接了起来。北端的引桥长可有近百米。引桥西侧,十六棵大小树木成一字型整齐地傲立着。其中,杏树一棵,居于最北端。虽然看上去树龄不算大,但每年早春都有满树粉红色的花在热烈地开放,早早就引来许多蜜蜂围着它忙碌,给人们带来愉悦感。其余的一色儿是榆树,扎根在南端,共十一棵,树龄也都不太大。开春后,都挂上好多榆钱,居于中间的五棵榆树显然年长一些。其中一棵,贴地根径可有六七十厘米,树高足有十六七米。它大约称得上这些大小树木的“老奶奶”了。

  树奶奶堪称照顾和繁衍后代的“老模范”。比它略小些的榆树,虽说每年都挂着些榆钱,其实那就是它的儿女。树奶奶却用足浑身解数,把它的儿女们拢在怀里,从顶枝到下枝,从枝丛内部到枝丛外侧,连最细微的梢头上也不放空。

  小榆钱们个个像恋奶的婴儿,紧紧地聚拢着,凑成一簇簇,拉成一串串,牵缀在树枝上。它们确实太小,如小米粒般。颜色也不起眼,褐黄褐黄,跟其他大树芽包的萼片色泽相近。

  不用问,这些小家伙们整天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一边贪婪地吸吮老榆的乳汁,一边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一边接受着春风和雨露的爱抚和滋润。随着它们慢慢地长大,颜色也便渐渐地由褐黄变向碧绿。然后再逐渐变成淡黄。长大了的榆钱,看上去活像大鲤鱼的鳞片。此时的老榆全身像是罩上了一层淡黄的薄纱,虽然没有姹紫嫣红般的绚丽,却也显得神采奕奕,极富有生命力。

  有些榆钱大约长成了,颜色淡得泛白,仔细看去不难发现其中那小小的种粒。有些小家伙便悄悄地跳下树枝,离开老榆,自在地驾着春风飞去。不知道它们有没有跟老榆说声感谢或是再见之类的话,自顾摇摆着轻飘飘的身子,旋转着飞呀飞,越来越远,连头也不回。或许是它们奔前程的心情过于急切。

  接着,越来越多榆钱效仿着它们,义无反顾地脱离枝条,翩翩飞去。而那些舍不得远走高飞的,便落驻在老榆的脚下,形成白里透黄的一片。看来它们的选择很有道理,因为这样就可以省去“常回家看看”的劳顿跟麻烦。老榆的子孙也有恋家的呢!

  只不过半月左右的时间,老榆的姿态就有了变化。先前满树的褐黄、碧绿、淡黄通通化为乌有,看上去满身灰色,如同老年人的头发。老榆树现出一副苍老的面容。

  我向来以为,一心只为后代着想的只有人类,没曾想树也是这样。

  好在几天过后,老榆枝端已经有几片绿叶出现了,但愿它的绿叶快些繁茂起来。除此而外,还能说些什么呢?(盛世杰)

责任编辑[杨桂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