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凤城新闻网 >> 凤凰山副刊 >>

雪密不透风(组诗)

2016-11-23 15:12      来源:凤城时讯

猫冬贴

通红的炉火,老棉袄,泥巴糊的墙
石头砌的房
不跟狼和狐狸较量,猫着。像猫和狗熊。无我
无漫天风雪

貂皮的大衣,空调,暖气房。高速的路与高速的车,方向海之南
雾霾里谈天,空镜子里恋爱,白雪里蛰伏蛇的忧郁症

有人在天空之城喂马劈柴,有人于拥挤的
街道挖洞垒穴
白茫茫世界里我羡慕白娘子,雷峰塔下
那么小的小忧伤            

   在路口遇见父亲

宝蓝色的棒球帽,从路口左转弯
流畅的小弧度。还是藏蓝色羽绒服
多年前我买给他穿
未及张口,他已夹在南来北往的车的缝隙
一架老旧的自行车。逆向而去

赶在大雪之前买些青菜
和那些中年人一样去凤凰山,背回泉水
去见八十多岁的老嫂,聊聊家事
我能想到的多种可能性
七十多了,自行车骑得还溜

他后座上,仿佛驮个穿拉带鞋的女孩
顺着长长的铁轨,在露水消失之前
女儿十二岁那年,他在后山踢她一脚
尽管她已忘却屁股那疼
巴巴望着邻居家热腾腾的饺子,她死活不肯吃下一个
恨得他咬牙切齿。再之前,他下井捞她
湿了一身
脸色煞白。谁知大眼睛的弟弟谎报军情
找不到贪恋河水的小姐姐

噢,近在咫尺的人
树叶挂在枝干上,总是大声和风说话
一些絮语快速被风吹散
无风时就默默无语
生长的词根,又向下扎回泥土
那羞怯的,负气的,伤心的和背叛的
从来都是咽了又咽

噢。现在,他真的是个老头了

  昨天的雪

有一阵子,雪下得像羽毛
乱蓬蓬,在眼前摇动。我揪着心
揪着眩晕的柔软的白
生怕一脚踏空

多么遥远,此刻
又是如此迫近
我相信有一颗,是我的。飘飘忽忽
落到一只皮鞋的鞋尖上

也有一颗,是你的!
这被风裹挟着的,不可捉摸的
每一颗都不重复的

“无论如何,我依旧无法和他对称
我相信他和别人的都是爱情
唯独我,不是”

我合上你的诗
在无人走过的雪地上,踩下我的
痕迹。而雪很快将其覆没
谁也不知那平展的下面,发生过什么

雪没完没了。雪密不透风
注:引文为余秀华诗歌

  河磨玉

你的故事一定比我的
久远。多么像一条有耐力的河流

身体里的山呼,海啸
从什么时候寂灭
闪电的影子
在风暴后缓慢嵌入
时间的质地

当我胸前坠着一块河磨玉
我不知道何时才能拥有一颗
被河流推运着,打磨着,反复结痂后
如此圆润
贵重的内心

  稻草人

她割倒麦草
用新鲜的草茎
塑造了自己。胳膊像藕
细腰,长腿
风度翩翩。但面目模糊

这么多空旷的秋天,无人值守
她挥动衣袖
驱散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鸟儿
和路过的每一片云彩
摸摸头上的草帽,相信自己
即使摇摇晃晃
也要在一望无际的日子里
站成一个人儿

一只胆大的麻雀
在她手臂上嘤嘤喃喃
还邀请一起游戏
她耸耸肩
跛着脚

给自己捆扎的结
慢慢僵硬。一条蓝色的河
患上静脉曲张
在小径交叉的田埂
反复断流

  在雪山下

“我在雪山脚下——”第一条短信  
给他

“噢,很好。我在××会上!”他这样回复

我迟疑许久
摁下六个
小点点

九点一刻,一个在主席台上俯视的人
看不见
一个在雪山下仰望的人

    征服

“它是尚未被人类征服的一座雪山……”

一只苍鹰绷紧了翅翼,向着雪山滑翔

一群游弋的云朵,白得没心没肺
而冰川银亮如刀
一颗尘埃正在打滑

扇子陡微微的抖了抖。海拔不增亦不减

有谁察觉到,一些失去重力的羽毛
和一条丢失边界的
动词尾巴

注:扇子陡为玉龙雪山主峰,海拔5596米。从某个角度看,像一把展开的白绫折扇

  冰川一再后退

我和他们都是赤足者。踩着铁褐色石灰岩
以勇敢、向上、征服,最热烈的激情
以及爱、景仰、膜拜,朝圣者般的步态

冰川一再后退……
风暴在大海的另一面发育

一只鸟掉进倾斜的漩涡
一个人缺氧
一只老虎仍在高歌
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悄悄拉起桅杆——
她是女神。也是女巫
她给予不多的祝福,剩下的全是诅咒
我们抱紧自己,前赴后继
沿着一寸一寸抬升的雪线

后来,我们一起分食一根鱼骨,舔舐一颗盐粒
天空飘扬着最后的警戒线。后来
我们声带黯哑
流不出一滴眼泪

而现在,一枚五趾清晰的足印
装裱在X博物馆的化石里(任海青)

责任编辑[杨桂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