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凤城新闻网 >> 凤凰山副刊 >>

蒲石河:石头和枫叶

2016-11-08 11:07      来源:凤城时讯

蒲石河:石头和枫叶

     李皓

在沟壑里铺上一层石头
在石头上铺上一层秋水
在秋水上铺上一层枫叶
在枫叶上铺上你的身影
在你的身影上铺上我的眼神
在我的眼神中铺上泪水

石头和枫叶
谁和谁
更加难舍难分?
枫叶和石头
谁比谁
更能掩人耳目?

从沟壑里拽出石头
从石头里拽出秋水
从秋水里拽出伊人
从伊人里拽出柔肠
从柔肠里拽出秋风秋雨
从秋风秋雨里拽出十里画廊

百转千回的蒲石河
我只用一枚执着的枫叶
亡羊补牢
饮尽最后一瓢秋水
这个秋天已将我彻底蛊惑
而我却面不改色
                   

  蒲石河或隐喻

     宫白云

在蒲石河,随便望一眼
都是隐喻
滚烫的秋色,比我想象更神仙样子
一道又一道血的支流
秘密的纹路

河里的石头打着千年的水漂
一竹篮子的梦,随波逐流
我是所有的这些
或什么都不是
从石头里抽出契约

一些人的笑或谈话
我无法命名
我把清澈交给透明的溪水
我抱着空气
像抱着跌倒的隐痛
                   

   枫  叶

      李桂海

       一
看见红,看见广阔的红,流动的红,凝固的红
看见羞怯,迷失的不仅仅是心情
看见高处的喜悦,每片叶子都是胜利者
还看见低处的挣扎,疼痛也美轮美奂

一棵树红了是一棵树的事
一万棵树红了是眼睛的事
天空红了,河流红了,石头红了,只能是
心情的事

把火凝固会温暖什么
在十月,隐秘最适合坦露
然后交给仰望,失而复得的内心
交给红,交给
短暂

      二
可以想象的厮杀,战场重复使用,千年
漫山红遍,胜负次次见分晓

结束时可以把血举过头顶
也可以任意凋零

天空藏匿了霜,河流受伤
所有的草木已成难民

它一直在隐喻:
不屈的荣耀和代价

急着赶去的人流如潮
其中应该有献血志愿者
蒲石河,弯曲的迷失 (外一首)

      王文军

从辽西到辽东,我只想看红叶
却意外见证了一场迷路
在蒲石河,小路一直延伸
它有多弯曲就有多智慧
走得越远的人,越容易
在不知不觉中迷失自己

其实,我也想迷一次路
把自己领进深山老林
让泉水洗净生锈的灵魂
让鸟鸣唤醒久违的宁静
或者,在草丛中睡去
让身体成为小虫子的温床

但我必须回到人世
每天默默地做一些事情
看一株草的死亡
看一棵树的夭折
看一条路如何在视线里
慢慢走远、迷失

 走在宁静的枫林里

秋寒正从高处向下侵袭
到达蒲石河的时候
已经有半山的枫树
早早举起红红的叶子

是那种透明的、让人眩晕的红
风吹过来,一些
衰老的红叶跌下枝头
不知会被刮到哪里

走在宁静的枫林里
别说喧哗、别说奔跑
就是脚步迈重了
似乎都是不道德的

阳光下,红叶裸露秘密的纹络
那一道道奔跑的血脉
在深秋的蒲石河
一片一片,向秋风倾诉隐痛
                   

去一处叫蒲石河的森林公园
      (外一首)

       木水

枫叶藏在秋霜里
秋霜躲在秋雨后
秋雨藏在天空中
只有天空无处可藏

所有人都是来看枫叶的
枫叶没有红
一个当地人告诉几个游人
可能和霜不重,风不紧有关
也可能和夏天雨水大,节气晚有关
我找到了一棵枫树,看,叶子是绿的
拥在一起,像是睡了又像
似睡非睡,在等待夜深霜重的鞭子
狠狠地抽下来
看来所有人都认为
枫叶红了才叫枫叶
只有枫叶取出身体里的红
秋天才算到了

   秋天来临时的秋天

秋天裹紧了衣服,不必再说什么了
叶子从青翠到飘落
变换出一年中的许多姿态
秋的姿态——
有过睡眼朦胧,下雨天喊过疼
不眠的夜晚交给了鸣蝉
最后是一枚叶子枯黄了,确切地说
是秋天死亡了

天空仍旧晴朗
那些昨天的乌云和明天可能逼近的霜花
都埋进了秋天的身体里
坐在一场风暴上
和坐在瑟瑟的落叶上是一样的
关键是那句:秋天我爱你
你究竟要选择在什么时候
说出来
  枫  叶

     李世俊

你要控制住你的火馅
别让它烧伤了秋色,烧伤了风

你要控制住你蔓廷的
方向和速度,让你的热情
控制住你的伤感,让你的飞翔
深埋凋零的冰霜

你要控制住你飞翔的角度
和姿势,别乱伤一对小情人的脸
也别惊扰了爱的灰烬!

一个安静的季节
燃烧的是不安静的火苗——
                   

去看蒲石河的下午 (外一首)

     比雅拉

流水小心地绕开,那些石头
马孔多遗失的巨蛋,又白又大
又光滑。蝴蝶的影子
一落再落

嘘!不要告诉别人
蒲石河的秘密

很多东西已经有了名字
你指点铜镜那么亮的树皮
我就猜出一棵树叫“桐”
桦树的气质与北方相像
梭草的秋天,深藏了茫茫的人世

假如一颗蒴果炸裂
不必追问杜鹃,木芙蓉和野牡丹
鸟的声音平展,像白云
从果壳里,喊出核桃,榛子,虫子
山里红酸酸甜甜,喉咙里
有爱情的滋味
唯独枫叶的色彩
无法一一陈述

山神假寐。翻动苔藓的人
被时光翻动
看风景的人,成为风景
以蒲石河之名
此刻,谁在枫叶中间落单
谁就不配拥有秋天
你来之前,它是史前
你来之后,便是史后

 如果秋天值得纪念

说好了去看红叶
在路上,你预想了绯红的枫树
燃烧的半个山峦
秋山的事情
从即将红透的枫叶谈起
一尾秋生鱼,在怀里活蹦乱跳
河川的气息,仿佛一次难以言说的情欲

生病的人不宜来此
陈年的几场雪,徒有污名
仙人指路,莫若心有良医
“当你与魔鬼共舞时,只能等着音乐结束”

满山的枝叶,都将在大地安眠
借你一枚红叶
作归去的舟船
如果秋天值得纪念
不如怀念,一把老铁壶
生锈的纹饰
松开一滴墨
山水间的春秋
时间还站在堤岸
等你。一个人的风尘
是孤独,在流浪


 红枫小记 (外二首)

    袁东英
 
悬于崖边的暮色
滴进深谷的河床
肆意袒露的红
不会再渴求雨水、虫鸣
与虚构的果实
 
如果我可以揽下
蒲石河的月色
就绝不采撷那一撇惊鸿
我只用舌尖
举起我全部的花期

 蒲石河的红叶
 
红,散于一些幻想
不要太美
我怕被你引入歧途
 
如果有可能,就给我清淡的河水
不用太浓,只要透明的一小口
刚好让秋天的唇微醉
如果有可能,在我抵达龙湖之前
就给我指明一条红遍山野的路
不需姹紫嫣红,我怕迷路
 
我是沿着你的深谷里走的
不急不缓
正赶上慢慢垂下来的叶
给“万山红遍”落下一枚印章
而我,像深谷里铺开的纸
任由你的美浸染

  枫的记忆

我的目光落在蒲石河的深谷里
那是火焰烧红了的记忆
湛蓝的天、湛蓝的水
明亮的石头
它们是昨日的欢歌

大地太美
到处都开着火红的唇
秋水不凉
荡一些虚幻与暖意的词
我捧着隐秘的心
在寒露之前
悄悄将它捧红
一边燃烧,然后
一边熄灭

责任编辑[杨桂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