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凤城新闻网 >> 凤凰山副刊 >>

关外的风

2016-09-06 14:05      来源:凤城时讯

  河 口

鸭绿江也慢了下来
一个母亲喊了一声桃花
万千桃花
便应声开了

在这里
春天触手可及
一枚花瓣温暖了春风
一朵桃花使人走运

别做声
万亩桃园正悄悄受孕
一江春水正用爱把自己淹没
河口心跳加速

 暮春,车过辽中

暮春
出山海关过辽中茨榆坨
旷野,只有简单的几个人和一匹马
在潦草的风中播种

风吹皱了关外的苍茫大地
那么多世代耕耘的人
连同被风吹薄的胡马和旌旗
早已成了地下不发芽的种子

田埂上,一排杨树弯着腰
和风撕扯着
是地下被歪曲的人站起来
和谁讲理

  山海关

天下第一关
摸一摸那冰凉的金字
就摸到了秦时的月光
敲一敲千年的砖瓦
响亮的方言
就传来月黑风高夜
携虎符腰牌将士
叩关的那三声叫

雉堞
揪心的哭声缭绕
万里长城被一个江南女子哭倒
断口处,沙尘吹动烽燧
历史张着大口
自己把自己哭醒

  老龙头

从河西,灼热的漠风和战火中
一条失血的龙,一路走来
两千年漫漫的尽头,东临碣石
渴得一头扎进海底

先是胡马,后是沙尘
一路上身躯和记忆
被踩得时断时续遍体鳞伤
龙行万里,一夜到暮秋
游进渤海,决意不再出来

二月。风声紧时
抬一抬头

  关外的风

关外的风,硬
关外的风,能吹断历史的骨头

节外生枝的辽河,上游的风更硬
风把几近干涸的河床吹成一部露出骨头的史书
我敢说,流淌的历史至少一千年无人翻过

我曾在辽河源头寻找大辽国一个消失的民族
撕心裂肺的风中,一位失去儿子的母亲
泪已流干,欲说还休

吹断河流的风,吹灭了契丹的影子
也把各族英雄吹成一块块石头
然后,把一部残破的史书带走

随着雨季的到来
关外的风,将沿丰盈的河水逆流而上
永不回眸

 远方的广济寺

远在关外的锦州城
日渐增加高度
在更远的时光和记忆中久坐的
广济寺深陷其中

禅意落满寺院,信仰站着
那些从遥远的辽代刮来的风
竟让久住广济塔的麻雀忘记了自己的年龄

擦肩而过的辽国臣民
走失于更远的远方,落花流水,飘忽不定
我们日子殷实。仰望十三层塔时
亲人般远来的燕子
正学做主人

  孙守涛,山东章丘市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一直从事教育工作。诗歌主要散见于《诗潮》《绿风》《满族文学》等官媒和多个自媒体。现居丹东市。

责任编辑[杨桂梅]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