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游记

2016-08-19 10:41      来源: 凤城时讯

  对蜀地的最早印象来源于杜甫《春夜喜雨》中的诗句“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一个能用“锦”字来命名的城市,自然会让人从对诗句的喜爱转移到对这座城市的恋慕。而关于蜀国历史最著名的诗句当然是李白在《蜀道难》中所写的“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如今的蜀地再也不是“猿猱欲度愁攀援”的难履之地。从大连周水子机场直飞成都的南航客机在太原短暂停留了20分钟后,竟然提前抵达了成都双流国际机场。

  蜀中多仙山,峨眉邈难匹

  小时候看过一部刘晓庆主演的电影《乐山大佛》,情节虽早已淡忘,乐山大佛的形象却始终铭刻于心。进川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去朝拜乐山大佛。乐山大佛景区位于岷江、大渡河、青衣江三江交汇处。这座通高71米的世界上最大的石刻大佛千年未老,临江危坐,阅尽人世沧桑。岷江不仅是长江上游的重要支流,也是成都平原最重要的水资源,它自北向南贯穿四川省阿坝州、成都、眉山、乐山、宜宾市等中部地区。其西支大渡河从河源学上被认为是岷江的正源。青衣江又称沫水、大渡水,是大渡河下游最大的支流。古时亦称平羌江,李白有诗:“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在古诗里它是如天空般一碧如洗的,去峨眉路过它的时候,却发现它竟然是“半江瑟瑟半江红”,当然那“半江红”不是夕阳斜射的缘故,而是因为造纸企业偷排污水造成的污染。文学家郭开贞在日本留学时起的笔名“郭沫若”即来源于沫水和若水。若水,即雅砻江,是金沙江的一条支流,也在四川省西部。“沫水”、“若水”是流经郭沫若家乡—乐山县沙湾镇的两条河流。

  相传,在我国战国时期,印度有个婆罗门贵族的儿子出生时左手握拳总不展开,父母料定这孩子将来必定会不同凡响,于是在他七岁时带他投奔佛陀精舍出家作沙弥。当师父帮他剃度落发的时刻,他突然愉快自然地放开了一直握拳的左手,掌心还露出了一颗珍珠。他的剃度师父也就因此给他起法号宝掌。世称宝掌千岁和尚、千岁宝掌。

  大约东汉末期,宝掌和尚由今天的尼泊尔经云南到达四川,在游历了长江、黄河流域的众多名山大川后,到峨眉山朝拜普贤菩萨。峨眉山,是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也是普贤菩萨的道场。民间素有“金五台、银普陀、铜峨眉、铁九华”之称。这四大名山分别供奉文殊菩萨、观音菩萨、普贤菩萨、地藏菩萨。据说宝掌见峨眉群峰翠绿,高岭秀美,祥云缥缈,赞叹说,“高出五岳,秀甲九洲,震旦第一山也”。遂在此建庙弘佛。“震旦”是太阳升起的东方。彼时,中国称印度、巴基斯坦等为身毒、天竺,印度则称中国为震旦。从此,峨眉山便有了“震旦第一山”的美名。

  6月是川地多雨的季节。伫立峨眉脚下,雨虽未至,却恰是云山雾海。仰望诸山,确如郦道元在《水经注》中对峨眉的描绘“望两山相峙如蛾眉焉”,也许是讹传或有意谐音,“蛾眉”变成了“峨眉”。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世人皆知蓬莱有仙山,明代诗人周洪谟却道“三峨之秀甲天下,何须涉海寻蓬莱”。峨眉的“秀”自不必说:佳木迢迢,林壑尤美;峨眉的“雄”亦不必多说:登顶远眺,大渡河、青衣江尽收眼底,令人遥襟俯畅,逸兴遄飞;峨眉的“险”无需赘言:壁立千仞,涧深路绝,悬崖峥嵘,临之目眩;峨眉的“幽”:时时可闻飞瀑声,处处可听虫鸟鸣;单是峨眉的“奇”已让人叹为观止,它“奇”在不仅有惊涛响于幽壑,雷霆动于崖底,更在于变幻莫测的云海,五光十色的霓彩。如果以一词蔽之,非“仙境”莫属。

  诗仙李白是在四川长大的,对峨眉山更是情有独钟,峨眉山月不止一次出现在他的诗句里,他曾感叹“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而今登峨眉,乘坐双承载单牵引的往复式客运索道(一次容纳百人),可直达海拔3048米的金顶。在金顶俯瞰重峦叠嶂,恰是“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扪参历井似乎不难做到,泠然玩赏紫霞之际,“烟容如在颜,尘累忽相失”,难免会恍惚以为得到了锦囊之术,加入到了列如麻的仙人行列,成为云之君中的一员。刘向《列仙传·葛由》中记载“葛由,羌人也。周成王时好刻木作羊卖之。一旦,乘木羊入西蜀。蜀中王侯贵人追之上绥山。绥山在峨眉山西南,高无极也。随之者不复还,皆得仙道。”可见峨眉山自古以来就是仙人得道之处。故陈子昂作诗曰“飞飞骑羊子,胡乃在峨眉”,李白则放言“傥逢骑羊子,携手凌白日”。里谚也曰,“得绥山一桃,虽不得仙,亦足以豪。”

  某日,你如李白一样,闲游至白水寺,或许也会碰到一位怀抱绿绮(没错,琴一定是“绿绮”,不是楚王的“绕梁”,也不是蔡邕的“焦尾”,就是蜀郡人司马相如对卓文君弹奏《凤求凰》的那把琴)的蜀僧,遥遥从峨眉峰如仙而下,张弦代语,一曲高山流水定会洗去客心的尘埃。在广浚弹琴处驻足聆听,或者真的可以听到弹琴蛙的学琴声吧!

  瑶池向日绮窗开,数百珍珠摄异彩

  夜宿九寨,不能错过的是藏家烧烤。一路劳顿,饥肠辘辘,更难抵烤羊肉和手抓牦牛肉的诱惑。冒着细雨,甫进藏家,一位藏族扎西就迎出门来献上黄色的哈达。藏族的哈达颜色不同,表达的含义也不同。蓝色象征天空,白色象征白云,绿色象征江河水,黄色象征大地。主人献上黄色的哈达表达欢迎、祝福之意,当藏族扎西说着扎西德勒的时候,我们用刚学会的扎西德勒shou(四声。相当于英语中的“too”)来回祝他。落座之后,酥油茶是可以一杯接一杯地喝的,但喝酒之前须先用无名指蘸一点酒弹向空中,连续三次,以示祭天、地和祖先,接着轻轻呷一口,主人会及时添满,再喝一口再添满,连喝三口,至第四次添满时,必须一饮而尽。在九寨,大口吃肉真的可以治愈各种不适应。席间,有两名藏族色狼(藏族的帅哥叫做色狼,美女叫做色魔,没结婚的姑娘叫不摸,结了婚的叫已摸)在房间中央载歌载舞,不知道他们唱的是什么歌,但乐曲极富感染力,大家都拍着手高声齐呼“亚索亚索亚亚索”(“好”的意思)来应和着歌手,旅途的疲累都被释放得无影无踪了。

  第二天一早,被很响的“哗哗”声惊醒,以为下大雨了。早就听闻九寨地处高原,四时不同景,十里不同天,气候莫测,陡雨陡晴。但拉开窗帘一看,并没有雨。却原来是门前的河水奔流声。这才蓦然醒悟,从成都到九寨,一路都是沿着岷江朔行。岷江流经的四川西部是多雨地区,水量丰富,年径流量接近1000亿立方米,是黄河的两倍多,水力资源蕴藏量占长江水系的五分之一。由于岷江水量大,一度被认为是长江的正源。成都平原的富庶,全靠来自岷江的水,而它的源头之水来自岷山上的终年积雪。其实,进入九寨的路途,最让人惬意的莫过于处处可闻的流水声了。《荀子·子道篇》有“昔者江出于岷山,其始出也,其源可以滥觞”的句子,郦道元《水经注》也沿用了荀子的说法,“缘崖散漫,小水百数,殆未滥觞矣”。想起在接近九寨的地方看到的岷江源纪念碑以及在绿草掩盖下的几条温顺的小溪流,的确很难与磅礴大气的岷江联系起来。但只要你留心,宅边路旁,随处都可以听到“哗哗”的水声。虽然这些小水小沟水面大多很窄,但水流普遍像是要赴约一般急切,这一匹匹小马驹似的水流最终都会汇入岷江,最后与长江汇合,奔流入海。所谓“海纳百川”便也有了形象的解读。

  藏民把高原湖泊类的湿地称为“海子”。“海子”是藏民对大海的称呼。我一直主观地认为是藏民身处高原,并没有见过大海的缘故。这使我联想起云南的洱海,对于我们这些住在黄海边的人来说,洱海只能叫做“洱湖”罢了。但当地有居民说他们的祖先曾经生活在海边,现在把当地的湖泊叫做海子(海的儿子)是表达对海的喜欢。九寨的海子们确实美得惊世骇俗。如果把波涛汹涌的大海比作豪壮的勇士,那么九寨的海子群则是令人销魂的仙女。

  九寨之美在于水。水是九寨不可或缺的资本,犹如美貌之于女人。海子是九寨的摄魂之眸,也是穿插在森林与浅滩间的珍珠。因九寨的石灰岩地层中含有大量碳酸,对水起到了净化作用,故九寨的湖水清澈见底。九寨大大小小的海子有108个,五花海堪称九寨海子中的绝色。五花海湖底的枯树由于钙化,变成一丛丛灿烂的珊瑚,加上各种色泽艳丽的藻类以及沉水植物的分布差异,使一湖之中形成了许多各异的色块,宝蓝、翠绿、湖绿、橙黄、浅红……色彩斑斓得超出画家的想象。在阳光的照射下,岸上丛林五光十色的倒影,格外增加了它迷离的童话色彩。与五花海不相上下的是最小的海子—五彩池。五彩池是九寨沟湖泊中的精粹,上半部呈碧蓝色,下半部则呈橙红色,左边呈天蓝色,右边则呈橄榄绿色。湖里生长着水绵、轮藻、小蕨等水生植物群落,还生长着芦苇、节节草、水灯芯等草本植物。这些水生群落所含叶绿素深浅不同,在富含碳酸钙质的湖水里,呈现出炫目的色彩。长海是九寨最大最深也是海拔最高的海子。湖面海拔3060米。它的景色尤为动人,湛蓝的湖水清澈如镜,使游人恍如踏入仙境。印象深刻的还有熊猫海。《汉书》中有句名言“水至清则无鱼”,但“天光云影共徘徊”的熊猫海里竟然游动着许多悠闲的小鱼。据说这是一种高山冷水裸鲤鱼,只有这种鱼能够在高原的湖泊里存活和生长,虽然它们的生长非常缓慢。“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似乎只有柳宗元《小石潭记》中的句子才能契合眼前的情境了。至于箭竹海、镜海、犀牛海、老虎海、卧龙海、五花海等,各有各的美妙之处,一片海子就如一座不同的桥,有着自己的故事和风韵。

  连接海子的瀑布群更为充分地展现了九寨的神奇魅力。九寨沟瀑布群由诺日朗瀑布、树正瀑布、珍珠滩瀑布以及无数的小瀑布组成。珍珠滩瀑布海拔2443米,瀑布高21米,宽162米,是九寨沟内一个典型的组合瀑布景观。它是九寨瀑布群中水色最美,水势最猛,水声最大的一段,也是电视剧《西游记》片头中,唐僧师徒牵马涉水的拍摄地。诺日朗瀑布海拔2365米,瀑宽270米,高24.5米,是中国大型钙化瀑布之一,也是中国最宽的瀑布。藏语中诺日朗意指男神,也有伟岸高大的意思,因此诺日朗瀑布意思就是雄伟壮观的瀑布。九寨的瀑布或如飞电,或若白虹,或跳珠倒溅,或惊湍直下,或潈射万壑,或腾虹奔电。有的“断山疑画障,悬溜泻鸣琴”,有的“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走在九寨的栈道上,你对“山行本无雨,空翠湿人衣”的诗句就有了难忘的切身感悟。从九寨沟行车到黄龙的公路全程166公里,是九寨沟黄龙之间直线距离的两倍还多一点。黄龙的钙化彩池也是不能不看的奇景。如果说人间有瑶池,那一定非黄龙莫属。在接近黄龙的盘山公路旁不时可看见三三两两的黑牦牛,在路旁的山坡上悠闲吃草,惹得同车的姑娘们连连尖叫。车又拐了几道弯,远远望见两山之间嵌着一座明亮的扇形雪山,像一颗巨大的珍珠远远地引诱着你向着它奔去……(王雪茜)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