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计(组诗)

2016-07-15 09:42      来源: 凤城时讯

  

  半酣的人讲述着

  即使吐字不清,我也知道

  一把泥土烧成,一双手

  捧了一辈子

  杯里乾坤,碗里

  一条条弯曲小路

  有人越走越宽,有人越走越窄

  最后都死在三两米的纠缠上

  一生用的碗

  功能基本一致,碗的深度

  是五谷变换风景

  刺客端起酒碗

  剑已经寒光闪闪

  更多的人在碗身边

  说着爱恋,说着生存,说着愿景

  那个象征性的土堆前一只碗接受了千年不变的叩拜

   拉车

  他们说,把你农村的老宅

  卖了,把那两亩地

  租出去,你就不用挂念了

  人活着,就像拉车

  车上东西越少,你就越轻松

  可我是个执拗的人

  在人世间走得越久

  拉的东西越多,拉的人越多

  先是妻子,然后是儿子

  我忏愧地承认

  最应先上车的父母

  却是在中途上车

  然后是我的亲属,朋友

  ——不断增加的亲属朋友

  也许我并不能做些什么

  但是这仿佛我一生的债务

  年龄越大,债务越多

  我越来越知道

  一个人生的艰难,生的可贵

  现在,我回头看见你们的笑脸

  内心泛起一抹疼痛那种痛,我已经依靠半生

   摇篮

  坐在摇篮里的婴儿

  钟摆一样晃动

  栓绳子的轴,发出吱嘎

  吱嘎的声音,就像滴答,滴答

  一样悦耳

  这个有生命的钟摆,会微笑

  会啼哭,会尿床,会伸出手

  会探出头,看看时间以外

  有什么风景

  这是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眼神,心思,爱

  都随着他,就像一群向日葵

  痴迷追逐着太阳

  我们的闲聊,变得毫无目的

  大家都在等待

  需要伸出手推一下时间的那一刻

  都在等待

  那个天使发出赞美诗一样的声音

  这个晃动的钟摆

  时间的心脏,我们的儿子

  我们看见了时间的模样

  儿子正在身后长成父亲

   枕边人

  床上的岁月,自然有着风霜雪雨

  季节仿佛远去的河流

  青春打从离开就从未回头

  是啊,向我们逼近而来的

  是白发,是皱纹,是更多沉默

  就这样,我们彼此注视着

  时光哗哗地流过身体

  注视着前面那并不遥远的尽头

  一样和不一样的梦想

  行走在一根铁轨上

  只有分离

  我们才会看清我们有多近

  在主人公的房子里

  自然有着很难找出差距的生活

  总有人惊叹我们的相像

  就像柞树林

  在风中再一次迎来孪生兄妹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