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里总是藏着一些声音(组诗)

2016-06-13 10:33      来源: 凤城时讯


  清明祭

满山的墓碑形销骨立地站着
像一片片死者
等瘦了胸口上的碑文
像枝头的乌鸦披一身神性
阳光下,我把诸多的怀念捻在手中
一次次灰烬中
绿起来的坟头又多了
一个两个三个

  提灯的人

黑夜提着白昼
摩肩接踵的人群提着自己的影子
乌鸦提着栖身的树
提灯的人提着尘世——
从一城绚烂中挑出灯芯
从四处的污浊中择得慈悲
当一河的月亮熄灭黑暗
一盏灯模仿神圣
好看的光线从低处
献过来

  情人节

早春的霜白好看而寒冷
雨加雪后的道路游鱼一样活跃
彼此搀扶的人没有言语
但都害怕对方跌倒
手攥得紧紧
寒风中的柔软绕过指尖
有种温情轻轻触碰
我听到有人尖叫着跌倒却没有声音
你小心翼翼的提醒也没有声音
我就像一个有理想的人
走在自己的路上
每一个趔趄
惟沉默的你知道

  异己者

取一杯酒,听鹧鸪唱歌
偏有不知趣之人破坏这一幕
掏出弹弓对准鹧鸪身上的黑白眼珠
手心捏一把汗
想象鹧鸪化成空气逃走
想象何其漫长
仿佛衰老的一生走在阴郁的街头
路遇树下的繁花
难免孤身凝视
那堆白雪在内心的呼应下
渐渐发出鸟的欢叫

  野葵花

久别后,野葵花还是那般新鲜
向阳的头颅像极了怀着怀念走到此地的他们
站在风中,他们不知道风朝哪个方向吹——
但所有的吹拂像掠夺者掠夺他们的身体
他们陷在其中被彼此无常地对待……
他们在口中交换因果
尽最大可能留着他们的天堂
当暮色笼罩相失的尘世
时间压扁一生的月亮

  暮晚

白月光透进来,一寸一寸变灰
灯火和尘土都回到原来的位置,黑头发没有回来
它曾经像树叶绿了又绿
消逝又重生的是不知被舍弃了多少回的今日
我重新拾起它,一阵阵心悸
在饥肠辘辘的暮晚

  大暑

如绝句
日头的毒辣堪比某些人心

  十月

有宏大的主题和金黄的阳光
人们跟着它走
而村庄还站在原地
只剩下盲者
天空和他对弈
盲者从不盲目,只是一味地敬重一种东西
他守着自己的荒废
他的灰发
荒草下的一条
灰白小路

  桃花与潭水

一颗心有了另一颗心的名字
不可能是偶然
趁着好天气,请牵住彼此的手
情会老,潭水不会老
桃花一开
又会形成新的记忆

  小满

对现有的饱满
你只是无可捉摸地笑笑
你在等瓜熟蒂落
你已有了诸多的桂冠,一些预言的抛洒
和走向果实的路径
白水泼人田中,飞鱼爬上堤岸
田里长的,天上落下的
皆有果因

  晚风下的槐香

槐花一开
晚风的忧郁就散了
仿佛我们都有一些念想,朝着各自灵魂的方向
空气里总是藏着一些声音
当有些呼唤飞回来时
一只鸟
就是一座村庄

  黄昏的铁轨

黄昏的铁轨,有时在身前
有时在身后
就像自身,有时明亮,有时黑暗
有时两者都是
我背着火车在它上面行走
哪一站是尽头
那一片故土,那一声声狗吠
我不能埋了
假装它们不存在

  回忆

这是只属于独坐的时光
汇聚了树顶上所有的鸟鸣和树叶的震荡
那口空气
活过来的花瓣
但这是真实的吗
当黑夜黑得一大堆梦境
它就在那片树林
一身白雪

  春水流

从一条水流出另一条水
谁能够划出它的边界

遍地的黄花黄
不是过于庞大,就是过于狭窄

叼着花瓣的水鸟
只口不提春

  人生

婴孩含着太阳
灯塔照着盲者,白云埋着墓址
黑土地的头皮冒出绿芽

  云泥之间

春风打着旋儿
梨花一夜白头,白头的还有
那时的少年
捡起石子打着水漂
河水垮掉了
白云还在原地

  一只乌鸦在白日里飞

一只乌鸦在白日里飞,一点黑跃入
庞大的白
再没有什么比黑投靠白
更纯洁的了                        (宫白云)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