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盛宴

2016-06-13 10:29      来源: 凤城时讯

  从工地里出来,嘈杂声还响在耳畔。而一路的清风白云,都是秋天恋爱的心情。

  我按捺不住秋天的性子,实在按捺不住了,面对如此丰硕饱满的秋天,谁又可以按捺得住!按捺不住,就为其写歌作文。

  歌是秋天的草木,文是秋天的花朵。一歌一文,皆是秋天的行吟者。它缔造了秋天的童话,让那些相爱的人在步入秋天的大门时,一起默念平安经,幸福地走下去。让那些慌乱悸动的心情,在秋天的小径上,乱闯乱撞,无所适从。

  飞鸟是秋天的路人,它由着秋天的花自顾地落,由着秋天的叶自顾地黄,由着秋天的性子自顾地颓废和堕落。它飞它的,甚至不向大地和原野多看一眼,飞累了,就在某朵枯萎的枝头小憩片刻,飞不累,就那么一直地飞,直到飞出北方。

  麦穗儿是秋天的舞者,大地是它的舞台,风是它的旋律,只要风起,便酣畅地舞起来。月亮给它做灯光,太阳为它做布景,呢喃的秋虫为它卖力地吟唱。即将迷失的花朵,是它最后的芳邻。坝埂间的一株草倔强地挺立着,希冀麦穗儿走过的瞬间,会牵起它的手,一起回到秋收的家。

  傲慢的草籽开始收敛自己的锋芒,春天那会儿,它可不是这样,一任自己油青碧绿,放纵生长。麦苗的家就是它的家,它把自己当主人一样供养。农人看走了眼,也就由着它,和麦苗一起呼吸,沐浴,一起走过夏季的风雨。到了金秋,麦穗儿金黄遍野,草籽也儿孙满地,这会儿的它开始担心,担心再没有麦苗这个庇护神庇护自己,农人早晚会发现它的。到那时,它,连同它的儿孙们,会被送向哪里呢。

  玉米什么都不怕。它身披霞光,列成纵队,胡子长长,牙齿好好,骨头坚硬,等待检阅。身下匍匐的小豆荚好奇地看着它,心想,玉米怎么老得这么快呢?前一阵子,它还是个英姿飒爽的青年,转眼就成了一大把胡子的老翁了。小豆荚再看看自己,哎呀,不好了,先前的绿色戎装何时变得老气横秋一身牛黄,我不喜欢这个颜色。小豆荚嘤嘤哭泣。一缕风悄然走过,在它耳边耳语:别哭,小豆荚,想要变回原来的模样也容易,只要你努力撑破肚皮,跳出来,藏进大地,明年的春天,你又会是那枚可爱的绿豆荚了。小豆荚笑盈盈地听了风的话,它咬咬牙,跺跺脚,使使劲,嘿!一枚黑黑的小豆粒蹦了出来,一个后翻,躲进了宽宽的玉米叶下,等待明年的春天发芽。

  秋天的风比较特别,也比较卖力。清晨,它早早地从被窝里爬出来,还未来得及穿衣服就溜达到大街上,看谁穿得薄就使劲地吹人家,直到把那个单薄的家伙吹得逃之夭夭。到了午后,它就悄悄地眯一觉,把余下的时间留给阳光,让人们记着它曾经的好。木架上的丝瓜和葡萄在阳光的爱抚下,愈发饱满丰润。

  筷子很听话,它在主人的掌控下,不停地翻检窗台上的咸鱼。秋天的午后,阳光充足,蓝天空旷,气温适宜,最适合晒咸鱼。一条条咸鱼被筷子夹起来落下去。竹帘上,一排排的咸鱼像长城上的砖儿,码得溜齐,晒得干净,一股股的鱼腥味儿招来惹人烦的苍蝇,主人把长长的佛掸甩起来,这个恼人的家伙乱闯乱撞,嗡嗡作响。进入秋天,小城的老头老太太最爱干的事,就是晒咸鱼,他们不但爱晒咸鱼,还爱晒咸菜,萝卜咸菜,地瓜秧咸菜,雪里蕻咸菜,一排排的竹帘上,晒的是过冬的储备,翻检的是迎秋的心情。

  银杏叶厚得密不透风。金色的秋天,厚厚的银杏叶阻挡了城外的风沙,还城市一个宁静清新和晴空万里。银杏果熟得快冒出油了,张家,李家,王家,那些凡是靠近银杏树的人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拎一竹竿,站在银杏树下,够呀,够呀,掂着脚跟儿,够不着,就用竹竿捅,要不就拍打,一枚枚银杏果懊恼地往下跳,滴溜滴溜地在地面上滚,看谁跳得最远滚得最好看。园林的人来了,张家李家王家的人跑了,银杏果被园林的人一麻袋一麻袋地装走了。

  小河大声唱歌。一枚枫叶红着脸,从一棵树枝上不顾一切地跃了下来,小河当时就傻了,喊着叫着,要枫叶别那么冲动,可枫叶哪里听得进去,不管不顾地投入小河的怀抱。小河仍旧大声唱歌,只是这次唱的声调更高更高了。有一句歌词唱得最高,那就是秋天的爱情说来就来了。

  另一枚枫叶落在山脚,身旁还有一枚核桃,它悄悄地靠着核桃,核桃好像睡着了。山脚没有风,静得出奇,四野十分空旷。“啪——”又一枚核桃从树上落下,枫叶抬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忽然,来了一阵离奇的小风,枫叶顺着风势跑到另一枚核桃前,眨眨眼,核桃像明白了什么,也眨眨眼,于是,枫叶盖住核桃,风又停止了。先前那枚核桃仍在酣畅地睡着,傻乎乎的它还不晓得生活已经发生了另一番变化。

  就在高山以最威武的姿态迎接一拨拨的美女疯狂来袭时,一场高调的秋天盛宴便开始了!矜持的不再矜持,低调的不再低调,一场秋天的角逐由此拉开序幕。枫最张扬,首先占据最高点,可劲地卖弄风骚,恨不能把山的巍峨统统揽进怀抱。最低点的水不屑与它争风吃醋,弹起它心爱的吉他,架起它心爱的架子鼓,去远方流浪,寻找心灵深处的那位姑娘。一缕风悄然路过,望望这里,瞅瞅那里,想一想,打个小旋儿,去山坳间寻找属于它的家。孕育了一春一夏的爱情该在秋天这个时节瓜熟蒂落了。好好想想,嗯,是这样吧。收敛一颗漂泊的心,在这个万物倾情,银杏高调的秋天,完成一次低调的终结。(文轩)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