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世伟:从破坏、转换到提问

2016-05-31 09:42      来源: 凤城时讯

  画家简介:孙世伟,1960年生于辽宁省凤城市。1987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

  作者简介:阿三,生于辽宁大连,艺术评论家,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如果以当代艺术的标准,将孙世伟的“残余风景”系列判断为一种反绘画式的手工强调,那要么是当代艺术有了问题,要么是他的作品有了问题。而当二者都没有错时,这可能才构成问题。孙世伟的野心绝不是在当代艺术的框架中,重返材料、媒介与行为等陈旧的实验,而是立足于视觉语言的基础上,修正“一切皆为艺术”的泛滥观点。毕竟,在标准断裂、商业至上的浮躁年代,艺术在艺术的世界中,迷失太久了。以至于当代艺术品只剩下怪异、离奇跟把戏。艺术仍需要革命,需要一场类似19世纪印象派所掀起的革命。从此来说,孙世伟具备了革命者的素质,他以庞大的“撕纸”作品群,向艺术提出了一个久违的问题:视觉艺术该不该体面、尊严地存在。

  

  孙世伟对白纸到底做了什么?

  他先以几近碳化的线条在事先给定的平面上,勾勒出有着风景模样的草图,可供识别的自然景观连同他所留下的署名构成了作品的全部。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打破平面的寂静,以手动方式将纸撕破,从完整到破损,伴随着纸上绘画元素的断裂,建构成孙世伟“撕纸”命题的主要框架。

  现在的问题是,他的作品结构内涵,是不是如我所分解的那般简单?于是,当我放慢孙世伟的创作步骤,将其进行重新的时间、空间定位,其逻辑之缜密与手段之谨慎,或许跟提问形成了巨大反差。

  作为常识我们知道,素描作为绘画的框架,它代表的不仅是一幅作品的现实性起点,更是绘画艺术的骨骼。换言之,当谈到西方油画时,素描是永远无法绕过的命题。

  孙世伟先于纸上假定:绘画发生在素描这里,从第一笔开始,无论线条所代表的是何种具象、抽象的走向,作品要从素描这里起跑。但是,孙世伟此时忽然改变了创作方向,他没有遵从笔迹的走向,勾勒出类似达芬奇、伦勃朗、毕加索等人的自然可见物,而是人为中断了连接素描与成品之间的重要环节——破坏了平面媒介:纸。于是,艺术赖以生存的空间突遭变故,这无情地宣告了作品生命的“结束”。

  从传统艺术角度来说,一旦形象所栖身的平面被破坏,视觉的连续性就不存在。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新的手段加入,作品将从此葬身。

  孙世伟的策略便由此开始。

  他从20世纪初才有的艺术方法中拿来了“拼贴”理论,将此嫁接在传统绘画的躯体中。从而创作出一件既有别于传统,又跟“装置”保持距离的,对作品本身来说是“陌生品”的艺术物种。濒临死亡的作品生命就这样被激活。

  

  为何要以隆重的目光重新审视孙世伟的纸上作品?

  首先应该了解美术史里发生了什么。

  在历史的后点,美学家可以自豪地说:绘画是空间与时间的艺术。所谓空间,便是在二维平面上营造三维错觉;而所谓时间,则是保障眼睛观看平面时的连续。所以,在时间、空间的作用下,观者才有可能从视网膜的凝视中,发现绘画对象的存在,即完整性。

  但是,这种观点在1905年前被认为是偏激的。随着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发表(1905年),旧有理论遭到摧毁,艺术世界才有机会做出热烈地回应。

  先是1907年毕加索《阿维侬少女》问世,立体主义首先打破局面。随后,超现实主义、未来主义跟进,将绘画的呈现维度不断向更高层推进。

  所以,熟悉这一切之后,回看孙世伟手工破坏平面的举动。他是以摧毁二维(平面)的方式来直接完成三维的呈现问题。这不但解决了平面的局限问题,更以一种损耗最小、成本最优的方式,完成了二维视觉所能表现的最大量值。也就是说,他以一种艺术的语言方式转换了艺术的欣赏方式。这对他自身而言,是场不小的运动。

  

  要知道,从勃拉克(或毕加索)到施威特尔、博伊斯等人,他们改变平面属性时的常规做法,是引进生活中的现成品,以此构成绘画元素的相关部分。勃拉克的报纸,施威特尔的破布,无一不是通过加法来作最后的努力。

  孙世伟不是,他引进的是手工劳动中的“行动”,他以手指直接对纸张发起有分寸的暴力运动,从而在不增加外援的条件下,实现了绘画基底的改变。就这样,时间被人为断裂,空间由此被分割,形成非水平表面。视觉作品由原先的可供凝视忽然变换为可触摸,观众不再是作品的主人,而成为被牵引、思索的“仆人”。到此,原始的鉴赏秩序被打乱,一场小规模的视觉作品革命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现在,我们再看被孙世伟安插在纸张上的风景,那斑驳的房屋、碳化的树木以及依托破损纸张所存在的署名,只不过是为了符合平面的形状、撕扯的动作而姑且存在着的。它们不过是以某种可被视觉接纳的方式保留于作品内部,如果有一天,他想到更符合“剩余—风景”的命题,风景也就完成了使命,成为死亡的过去,结束于纸张上。

  那此时,纸张的作用是什么,为何不使用传统的画布?我猜测是孙世伟为了选择可跟铅笔(素描)达成默契的,适应被转化速度的,可随时被破坏的基底。画布太过娇贵、坚韧,无法担当这样的任务。这就是孙世伟“剩余—风景”系列的策略,他以一种严肃的态度,制造出在我看来更体面、尊严的艺术产品,并以二百余幅的作品集群,实践着他所坚持、相信的艺术语言,这在美学被滥用的时代,是值得探讨之事。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