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代母亲的故事(三)

2016-05-25 09:30      来源: 凤城时讯

  一块永久的伤疤

  何晶的儿子叫景小鹏,今年32岁了。在农科院见到他时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高高大大的,憨憨的笑着。一笑起来,脸上还能隐约见到一块伤疤。因为事先知道景小鹏3岁时在海南受过伤,所以我们就直接向何晶询问,孩子脸上的伤疤是怎么造成的?

  何晶向我们简单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1986年冬天,何晶第一次去海南时,丈夫景希强负责带队,这样,他们只好带着儿子一起去。那时的海南育种基地条件特别艰苦,孩子没人照顾。白天,何晶和景希强都要下地干活,只好把3岁的儿子一个人留在简易房里。孩子没有人陪伴,也没有东西可玩。有一天,儿子跑到院子里的手扶拖拉机上玩耍,一位外地同志也去摆弄拖拉机,一不小心弄翻了车斗,车上的一个铁板划伤了儿子的脸,伤口足有3厘米长,鲜血流的满脸都是。有人跑到玉米地里告诉何晶,何晶一路小跑赶了回来,一看到孩子满脸都是血,抱起儿子就往附近的卫生所跑。在卫生所里,医生给孩子缝合伤口,孩子的哭声像针一样地刺痛着她的心,她像瘫了似的坐在椅子上,好久才注意到自己满身满腿都是泥。过了好长时间,孩子的伤才好,但是却在景小鹏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永久的伤疤。这伤疤也永远地留在了何晶的心上。正如何晶所说:“我南来北往日复一日地工作,并不感到劳累,让我最愧疚不已的事情就是觉得对不起儿子。

  1984年1月,景小鹏出生在丹东市妇产科医院。因为何晶的奶水不足,恰巧妹妹何皛生孩子刚满月,也住在父母家,而且何皛奶水充足,出院后,何晶就直接回到东港的妈妈家休产假了。整整一个月,何皛成了小鹏的“奶妈”了。在那一个月里,何晶和妹妹整天守护着两个孩子,爸爸妈妈又都在身边,何晶感到特别幸福。这是何晶工作以来少有的一段悠闲快乐的时光。可是,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孩子满月后,何晶带着景小鹏就回到农科所自己的家里了。那年冬天,丈夫景希强去海南育种,何晶一个人带着不满周岁的儿子在家,买粮、买菜、买煤,全是何晶一人担当。儿子生来体弱多病,三天两头就得去医院看医生,幸亏隔壁于大夫给了她极大的帮助。儿子3个月后,何晶上班了,景小鹏就被送到了单位办的托儿所。有一天,何晶因为白天工作劳累,晚上睡觉时忘了熄灭炉火,结果母子二人双双煤气中毒,幸亏邻居发现及时,才避免了一场意外。

  何晶忙于工作,儿子经常是托儿所里送得最早、接得最晚的孩子,以至于何晶到托儿所接儿子时,儿子总是奇怪地望着她,然后将脑袋转向托儿所阿姨。看到儿子的举动,何晶心里非常难过,她明白,是自己给儿子的爱太少了。

  何晶初为人母时,感受最多的是新妈妈的幸福。随着儿子的长大,这种幸福感逐步转化为责任感。她认识到自己不仅仅给儿子一个生命,更要赋予这个生命以力量。她在思考今后用怎样的理念和方法去培养儿子。

  80年代,独生子女是家里的宠儿,娇生惯养是好多家庭的育儿模式。何晶从自己小时候的种种磨砺中清醒地认识到:很多父母对孩子的早期教育是有缺陷的,如孩子跌倒应自己爬起来的事,都由善良的父母包办了,使孩子缺失了自己做事的界限感,养成了依赖的习惯。相反,应该多给孩子一些自由空间,多教给孩子一些基本技能和处事的原则和方法,让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早一点自强自立起来。因此,何晶从不娇惯儿子。

  1989年,在海南育种期间,为了抢时间,何晶和同事们天没亮就打着手电背上儿子去种子田薅草,儿子也跟着在后面一根一根地薅。天亮后,她又带着儿子到玉米地去给玉米棒套袋,儿子紧跟在她身后也学着给矮株的玉米棒套袋。何晶与丈夫经常讨论“美3184杂340”的组合,儿子听常了也记住了,一见到妈妈就高声唱出:“美3184杂340”。这成了一首只属于儿子自己的“儿歌”。参加劳动,就是景小鹏早期教育的第一课。

  为了让儿子受到良好的教育,培养孩子的自立能力,何晶为儿子选择了凤城市最好的幼儿园和最好的东方红小学。可幼儿园、学校离家都很远,有六七公里。刚去幼儿园的头两年,家里还有人天天接送。但从景小鹏上幼儿园大班起,何晶就让儿子自己坐班车上学了。有一天,景小鹏没听清楚幼儿园的休息时间,他照例去幼儿园上学了。走到幼儿园门口,发现大门锁着,才知道今天休息。聪明自立的小鹏没哭也没急,按照原路走到单位班车的停车地方,静静地观察看看有没有认识的熟人。当他发现有一个叔叔他认识,而且确定是农科所的叔叔时,他就赶忙跑过去,站在叔叔跟前。那个人发现了他,非常惊讶地问他:“小鹏,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小鹏告诉了事情的经过。事后,人们都夸奖小鹏的自立能力。一直到小学毕业,小鹏都是一个人上下学,风雨无阻。中午饭需要自己带,何晶每天都为儿子准备可口的饭菜,儿子吃得饱、吃得好,还养成了不偏食、不挑食的好习惯。

  何晶常把自己小时候的故事讲给儿子听,引导儿子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小鹏悟性也高,7岁时可以拖地,9岁时能热饭,12岁就会洗自己的衣服。儿子读高中时,何晶家已经搬出农科院,离学校很近。但是何晶的工作太忙,她不能像大多数家长那样,为儿子提供优越的学习环境,全心全意地照顾儿子的饮食起居,只好让景小鹏住校学习。何晶这样安排,心里充满了矛盾,让儿子住校学习,和农村来的孩子一样,吃食堂住宿舍,可以磨练儿子的意志品质,全面提高儿子的自立能力,是对的。但是,儿子的成长同样需要妈妈的关怀和帮助,可她的工作太忙太累,实在没有时间照顾儿子。儿子吃住在学校,条件不如家里,儿子会很辛苦,她觉着对不起儿子。最终,何晶还是选择了工作,孩子的事退到了第二位。

  景小鹏在何晶的忙碌和愧疚中渐渐长大了。小鹏的高中班主任孙老师说:“景小鹏不但学习努力,为人也非常正直。尤其是对待农村的困难学生,他都会主动去帮助。”关于这一点,我们深信不疑。因为何晶就乐于助人,小鹏在她身边长大,长期的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地继承了妈妈的优良品质。

  景小鹏高三时去加拿大读书了,这是景小鹏的愿望也是何晶夫妇的希望。在那里,小鹏的生活自理能力和读书的刻苦程度充分证明了何晶的教育理念是正确的。景小鹏边读书边到餐馆打工,非常辛苦。一年后,学习和生活费用基本自理了。再后来,小鹏还将赚来的钱购买了餐馆的股票,现在仍持有着。儿子学成回国后,为了适应农业科研工作的需要,何晶要求儿子必须学习农业基础理论。景小鹏刻苦复习功课,又考取了沈阳农业大学研究生,获得了硕士学位,现已成为丹玉种业公司的中层管理者。

  儿子的每一点进步都让何晶感到欣慰。当初留在孩子脸上的伤疤,虽然让何晶感到愧疚,但景小鹏却把那段经历看做是一种财富。他说:“如果没有小时候的摔摔打打,就不会有我今天这么壮实的好体格。”这是小鹏的自谦之词。其实,何晶的教育理念,培养了景小鹏日后吃苦耐劳的意志品质,也为他将来的成长成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们仰慕何晶事业的成功,但是我们更感激站在何晶背后的那位伟大的母亲。我们敬佩何晶是一位杰出的育种专家,但是我们更欣赏她还是一位优秀的母亲。(隋慕娟)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