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来有自国民性

2016-04-26 09:05      来源: 凤城时讯

  自媒体的兴起让公共话题的探讨有了前所未有的热度。在“沉默的大多数”动动手指的“思考”中,一个老话题被反复刷亮,即中国的国民性。从“小悦悦”事件到最近的和颐酒店女人遇袭,从斑马线的“七十码”到“路怒族”追打女司机,从南京彭宇案到老人该不该扶的全民热议,从景区乱写乱画到中国游客曼谷大闹机场,从三鹿奶粉到公交车纵火案,似乎所有的社会问题都隐约透出中国国民性的阴影。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问,中国人怎么了?

  说到国民性批判,我们首先会想到鲁迅先生。无论是阿Q、王胡、小D,还是祥林嫂、闰土、红眼阿义,鲁迅笔下有太多麻木、愚昧、可悲的中国人形象,让人触目惊心。鲁迅是一个彻底的国民性决定论者,他曾说“大约国民如此,是决不会有好的政府的”。上学时学《纪念刘和珍君》,鲁迅有一句“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语文考试出选择题,问鲁迅此句中的中国人指的是谁?国民党反动派,段祺瑞军政府,还是全体中国人?答案当然是全体中国人。

  柏杨先生则干脆破口大骂。少年时看过柏杨的一个访谈,他委屈道,美国人写了《丑陋的美国人》,美国人都说写得好;日本人写了《丑陋的日本人》,日本也默默接受;然后他写了《丑陋的中国人》,结果中国人都骂他数典忘祖崇洋媚外。蹲过八年大牢的柏杨对国人的失望更甚于鲁迅,甚至将中国传统文化连根拔起,他的《中国人史纲》虽不入史学家的法眼,但对中国“酱缸文化”的揭批却是鲜血淋漓。所以柏杨算一个文化决定论者。

  “我的朋友胡适之”温和敦厚,没有骂人的习惯。但胡适先生最初也非常推崇梁启超的《新民说》——“新民”是梁启超借用的儒家观念,即让民众思想弃旧向新——对中国人的劣根性痛心疾首。然而这个留美大博士很快就转变了观点,他认为改造社会、改造制度应该先于改造个人,国民性并非社会进步的主要障碍,主张全盘西化,学习欧美民主制度,渐进地改良国民性。因此胡适是最有代表性的制度决定论者。

  五四运动以来,对国民性的反思和争论从没有停止过,期间很多志士仁人都提出过发人深省的观点。但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泱泱大国,国民性的形成演变受到历史、文化、地域、制度、社会结构等等众多因素的影响,关于国民性的讨论永远处于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状态。在这个没有大师的时代,任何一个的知识分子的声音都不足以成为社会共识。

  当然,我们不会因此而放弃思考和阅读。这两年风头正劲的历史学者张宏杰先生怀着一种忧国忧民的大情怀,以独特的视角,梳理了中国国民性从古至今的演变历程,史料翔实,文字生动,论述严谨,虽为一家之言,也不啻为反思国民性的真诚之作,相信对读者会有一些启发。 “中国人的品质,春秋时清澈刚健,唐宋时雍容文雅,明清时则奴性和流氓气十足”,这是《中国国民性演变历程》腰封上的话,是什么导致了国民性可怕的倒退呢?大家自己去书中寻找答案吧!(张阳)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