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好雨赋新词

2016-04-26 09:03      来源: 凤城时讯

  春风春雨春色,新年新岁新景。这是一幅白话春联,看来见到了雨春天也就来了。

  我是喜欢雨的,可能是因为我是属猴的缘故。试想,猴从来是在山林中活动,而山林若没有了雨水则草木不长,复则万物萎颓,遂猴食寡然。

  童年,我曾住在山沟里的茅草屋,每当春至,一有好雨便把糊着窗纸的木窗打开,坐在窗台上看那一日的春雨如丝如线。从学时独行山路,淅沥的小雨洒在心田,犹如甘霖滋润着幼苗般茁壮成长。及长则时在田间劳作,山中植树,待雨大时便坐在大石砬子下,面对山野边听雨边阅读随身携带的报纸或书。从军后我曾在雨夜中急行锻炼意志,曾在异乡的镇江北固山北固亭下静坐面对一天的大雨,看着脚下的滔滔万里长江,口诵苏轼的“大江东去浪滔尽,千古风流人物……”,也曾在仙境般的黄山之巅不惧电闪雷鸣冒雨登上天都峰,任由暴雨洗面,净化灵魂。在黄海之滨,我曾在风雨交加的海岸高声朗诵高尔基的《海燕》,在我水月山房的窗下,每年都要栽上几丛芭蕉,一到夏季便可领略到雨打芭蕉的诗意。

  我也喜欢雨后那美丽的彩虹,它给我带来了无限的憧憬与美丽的遐想。

  纵观古今,喜雨之人岂独唯我。

  农民喜欢雨,因为农谚说“春雨贵如油”。当大地春回,万物复苏,田野一片蒸腾,种子禾苗因雨而发芽、生长直至丰收在望。

  文人诗人喜欢雨,杜甫:“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王唯:“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苏东坡:“一蓑烟雨任平生”。

  才女喜欢雨,李清照:“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英雄志士喜欢雨,他们把一腔忧国忧民或感时伤怀赋于雨,秋瑾:“秋风秋雨愁煞人”,岳飞:“……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伟人喜欢雨,他们把旷古烁今的伟大胸怀寄托于雨,毛泽东:“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

  更有一些文人雅士将自己的书房斋号以雨命名,如“听雨轩”、“喜雨斋”等。余一见此君,便引为同道。你看,谁敢否认他们是不喜欢雨呢?

  我是喜欢雨的。我喜欢春天的雨。当春天来临,天刚蒙蒙亮,便到处可以听到叽啾婉转的鸟鸣。隔上几日,或细雨菲菲,或淅沥如线,十里杏花红欲褪,一堤芳草绿初生。不待几日,田野便一片新景。

  我喜欢夏天的雨。当田野与山峦已成片片浓绿,雨洗万物,纤尘不染,天地为之一新。

  我喜欢秋天的雨。当庄稼片片金黄与群山五色斑斓,几场连夜的秋雨点染着红叶愈加耀眼夺目。

  我喜欢冬天的雨。当冬天的雪将尽寒渐退,或雨雪并至,则春天即在眼前。这时春雨唤醒了草虫,节气便依次到了立春、雨水、惊蛰……你看,这不是春天又回来了吗?

  当然,自然的馈赠并非总遂人意,不知道暴雨给人们造成了多少损失与灾难,于是人类提出了人定胜天的口号,我想所谓的人定胜天绝不是违背自然规律的蛮干,而是要尊重自然、改造自然、利用自然,最后还要回归自然。如此方为上策。 我是喜欢雨的,我喜欢细雨蒙蒙滋润心田与万物,给人间带来无限生机,继而迎来芳菲的五月天。我喜欢暴风骤雨,它有摧枯拉朽之势,荡涤着世界的一切污泥浊水。那么,就让我们张开双臂,热烈地迎接雨的到来,拥抱春天的到来吧。(贺长华)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