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为何未成为儒家重要道德标准

2016-04-26 09:04      来源: 凤城时讯

  心灵鸡汤为啥令人腻烦?知乎上一个网友的回答很精辟:没勺。鸡汤熬得香浓,但却吃不到嘴里,这跟空讲道理却不能给出任何实质性建议一样无赖,久之让人心生反感。而真正的经典是充满智慧的,这种智慧的一大特点就是,能为你所用。

  《论语》就是这样的经典。当然我们都知道一个著名的反例,于丹先生。她愣是把《论语》这种智慧之书活活熬成了心灵鸡汤,活该她挨骂!

  老话讲,半部《论语》治天下。因为《论语》跟实用手册似的,无论多大的道理,孔老夫子都能举重若轻把它说得简单明了,还有着极强的可操作性。说鬼神,“敬而远之”;说学习,“三人行必有我师”;说时间,“逝者如斯”,说仁,“爱人”;说儒家大道,“忠恕”……越是听惯了大道理,越能发现孔子的高明,总是一语中的,直指人心。

  举个有争议的例子。“无友不如己者”,这是孔子对君子的一个小要求,就是不要与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其实这话有什么可争议的呢?有些人说,从逻辑上讲,如果人人“无友不如己者”,那么谁也不可能交到朋友啦。可“如己”或“不如己”的标准是什么呢?他理科好,我文科好,怎么比较“如不如己”?人的心中自然有一杆秤,去衡量身边的每个人。你找谁交朋友,自然有你的道理,“他够意思啦,他有才华啦,他长得漂亮啦,他有趣啦....”这就是“无友不如己者”,交友交得有道理。而那种“剜进筐里就是菜”的交友态度才是孔子反对的。孔子强调的是“见贤思齐”,曾子所谓“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算是对“无友不如己者”的注解。再者孔丘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像父子一样,“别和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一起玩啊”,哪个父亲没对儿子说过这样的话呢。

  细读《论语》,孔子的话都是这样直指人心,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巧言令色,鲜矣仁”“御人以口给,屡憎于人”,孔子是最厌恶花言巧语的。有一次子贡说,“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意思说我不想被人欺负,也不想欺负别人。类似的话,好像很多人都说过。孔子怎么回应的?“非尔所及也”,这不是你能做到的。孔子说话的这种“直”,虽然也分对象和场合,但更多反映出孔子多年学习思考历练的人生积淀,显现的是一个大师的胸襟和锐度。

  《论语》中22次提到“直”,主要意思有两个,一是正直,二是直率、坦荡。“直”被孔子上升为一种道德规范。孔子说“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意思是说,人的生存是因为正直,那些不正直的人能生存,只不过是因为幸运地避免了灾祸。这话说得正气凛然,足以令人心生敬畏。

  可是“直”并没有像“仁、义、礼、智、信”一样成为儒家“五常”,重要性也比不上儒家重要道德准则“忠、孝、廉、耻、勇”。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直”这个字的含义太过扁平,容量太小,实在不好扩容。比如“正直”是个好词,但主要好在“正”;再比如“直率”,它并不是一个含义完美的词,有显而易见的瑕疵。所以这个“直”字天赋不足,不适合打造成一个闪闪发光的大概念,只能作为儒家道德规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从孔子的语录可以看出,他大约也曾想过树立这个“直”字,但说了几次,就发现这个“直”字立不住。孔子在《泰伯》篇里这样说,“直而无礼则绞”,绞的含义是尖刻刺人,意思说没有礼节的直率是伤人的;在《阳货》篇中又说,“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就说一味直率的人如果不好学,就会有尖刻伤人的毛病。因为总和“绞”走得近,“直”只能在儒家彬彬君子的心目中降格了。

  有这么一个例子。有人不怀好意问孔子说,鲁昭公知礼吗?孔子说,知礼。那人回头跟孔子弟子说,昭公夫人和昭公同姓,这是不符合周礼的,你老师不说君子不党吗,咋袒护昭公呢?孔子听说后道,我真幸运啊,有点错误大家都知道。孔子当然知道昭公违礼,但为君王讳,不直言其恶才符合礼节。所以孔子之“直”是“约之以礼”的,并非不分青红皂白的瞎说实话。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孔子为什么不特别推崇“直”。

  《论语》里提到的最“直”的人是卫国大夫史鱼,他为了推荐贤人蘧伯玉,搞了个“尸谏”,就是死后不让家人“治丧正室”,把尸体放在窗下,把前来拜祭的卫灵公吓一跳,只好重用了蘧伯玉。这样的忠臣,孔子自然赞赏有加,但孔子是怎么说的呢?“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意思说史鱼太刚直了,君王有没有道,他都像箭一样刚直。本来这种赞美挺动人的,可孔子接着道,“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蘧伯玉是孔子少年时偶像,成年后的好朋友,是卫国最著名的贤大夫,是《论语》里唯一被孔子称为君子的人。拿他一对比史鱼,史鱼“直”好像就成了“君子”的“白圭之玷”。 究其根底,对“直”的有节制应用显示了孔子的生存智慧。用张宏杰先生的话说,春秋时代还是一个国民性清澈刚健的时代,“直”还是有生存空间的,但到了黑暗的封建王朝,刚直如矢则很可能招来灭顶之灾。儒学从某种角度上说是伴君之术,伴君如伴虎啊,幸好孔子的“直”里有很大的回旋余地,足够后世儒家从中演绎事君的权谋,否则,儒学早被砸烂千万回了。(张阳)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