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君子?小人你都未必够格

2016-03-15 10:28      来源: 凤城时讯

  《论语》是一本宣扬道德礼教的书,所以书中必有修身明德的典范。这个典范,在书中一般被称为“君子”,而反面典型则是“小人”。据杨伯峻先生统计,《论语》中一共提到“君子”一词107次,提到“小人”24次,可见孔子多么喜欢这两枚标签,尽管他很少直接以此臧否时人。读过《论语》的人都知道,《论语》中的“君子”和“小人”有以“德”论和以“位”论的两种情况:“君子”一般是指有德之人,个别情况指身居高位之人;“小人”一般是指无德之人,个别情况指老百姓。杨伯峻先生认为,《论语》中提到的24次“小人”中,只有4次指的是“老百姓”。至于107次“君子”中,到底有几次指身居高位之人,杨伯峻先生未明确指出,也许因为学界仍有争议。我勉强统计了一下,大约也是4次,盖有《先进》篇中的“后进于礼乐,君子也”、《阳货》篇中“君子有勇无义为乱,小人有勇无义为盗”、《颜渊》篇中“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季氏》篇中“侍于君子有三愆”。总之,论语中的绝大部分“君子”和“小人”,都是以道德水准来划分的。

  既然要说《论语》中的“君子”和“小人”,我们必须要明白《论语》并不是一本非常严谨的书,尽管它是儒家经典,地位高崇,又经过历代先贤的大智慧梳理,但其实《论语》二十篇没有一个清晰的条理和顺序。据我看,《论语》基本是逮着啥说啥,没有什么次序可言。篇名也是取每篇前面两字,比如第一篇第一句“学而时习之”,就是《学而》篇,第二篇第一句是“为政以德”,就是《为政》篇。而且第一篇里讲的也不都是学习的事,第二篇也不都讲为政——很多研究者还是硬着头皮把各篇总结归纳出一个主题思想来,这种学术努力值得尊重。究其原因,《论语》是对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记录,鉴于当时的传播条件,搜集整理是一个比较繁琐漫长的过程,加之年代久远,后人已经无法完全训诂夫子本意,也只能搞成现在这个模样。因此《论语》虽然内容丰富,充满智慧,但也有莫名其妙的重复和不知所谓的衍文,即便是孔子的话有时也有矛盾之处。

  举一个争议比较多的例子。《宪问》篇中,子曰:“君子而不仁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意思是说,君子有不仁的时候,但小人从来没有仁的时候。且不论这话对错,《里仁》篇中孔子又曰:“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意思是说,君子一顿饭工夫都不能离开仁,哪怕匆忙慌乱颠沛流离也要跟仁在一起。因为有这种前后矛盾的“圣训”,《论语》中的“君子”形象有时比较尴尬。所以读《论语》不可教条,这种语录体的文字,缺失了说话时的场合和情境,难免有疏漏和误读。

  孔子爱说君子,但“信而好古”的他极少称赞同时代的人为君子,孔门七十二贤中,被他称为君子的也只有两人,一个是宓不齐,一个是南宫括。孔子说:“子贱(宓不齐字子贱)君子哉,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意思说,子贱真是个君子啊,鲁国没有君子的话,他从哪学的君子之道呢?——当然是跟老师学的。孔子夸子贱是真心的,顺便的自鸣得意也是“君子坦荡荡”。宓不齐这人了不起,天天在屋子里弹琴,就把他管理的单父县搞成了和谐社会。另一个君子南宫括也是孔门好学生,学而优则“婿”被孔子分配给了侄女。他有次跟孔子说,羿擅长射箭,奡擅长水战,却都不得善终,禹和稷会种地却能得了天下。孔子闻言大赞,这人真是君子啊,真崇尚道德啊。按说孔子的称赞不无道理,南宫括的话确实包含了反对武力和勤政爱民的思想。问题是,同样的意思换个人说却得到截然相反的评价。后进生樊迟(又叫樊须)大概听说孔子对南宫括的表扬,于是就去问孔子怎么种庄稼,孔子当时把脸一沉说,吾不如老农。没眼色的樊迟接着问怎么种菜,孔子说,吾不如老圃。樊迟讨个没趣,讪讪而去。一出门,孔子就大骂道,“小人哉樊须也!”我们的使命是让君王施行仁政,不是学怎么种地,这是把我们总裁班当成蓝翔技校啦!

  孔子在《论语》中就这么一次骂弟子为“小人”,这里的“小人”并非指无德,而是指老百姓,也就是“没出息”的意思。《论语》中的“君子”高大上,也拉高了“小人”的评分。以樊迟为例,他虽然被夫子骂为“小人”,却是七十二贤中重要人物,在《论语》中出场率比较高,多达6次,更被后世尊为“樊伯”“益都侯”“樊子”。《子路》篇中,孔子有一句对“小人”的评价很能说明问题,“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翻译过来就是,说出一定有信用,就一定办到,这是浅薄固执的小人行径啊。

  言必行行必果都算“小人”,你还敢奢望做“君子”吗?(张阳  ()

责任编辑[ 袁月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