袜子的故事

2016-01-19 10:02      来源: 凤城时讯

  小时候,没穿过袜子。和我年纪相仿的伙伴都没穿过袜子。放寒假了,妈领我下屯到姥姥家窜门,早上看见家境好的姨夫往脚上套个白布筒,噢!原来那是布袜子。

  一天,哥从学校回来说道:“听老师讲:有钱人家的孩子过年都穿袜子。”于是就管妈要袜子穿。不料,妈却翻脸了,厉声厉色道:“小冤家,皮子紧了是不是!不要脸!穷人家的孩子还想穿袜子,臭觉不错你!”哥哥撇着嘴,受了委屈,“咣当”把门关上,跑出去了。待会儿,妈妈紧绷的脸松弛下来了,我扯着妈的衣襟问:“什么时候能给我买袜子?”这时,妈温和地摸着我的脑瓜说:“老儿子,别着急,等到猴年腊月前妈就给你买袜子,啊!”

  我家哥四个,我是最小的,在穿戴上,净“拣剩”。那年冬天“嗄巴嗄巴”的冷,身上穿着空心的棉袄,直往怀里灌风,脚上穿着哥哥倒下来的单胶皮鞋,能大出两个脚趾头份,不但冻脚,走道还不跟脚,把鞋带系紧也不行。我就嘟囔给妈妈听。妈打开一个旧包袱皮,撕下两块四方道格的破铺衬,叫我把脚丫子放在铺衬上,左边的布角往右抿,右边的布角再往左抿,整个脚包上了,在把前边尖尖的布角往后一窝,“妥活了!”妈一边包一边说:“这比袜子好,暖和。”

  我向往着过年能穿上袜子,和同学逛商店的时候,两只眼睛总直勾勾地盯着摆在柜台上的那一大趟袜子。小号的两毛六,最大号九毛九。

  1967年,红卫兵大串联,我到了北京。同一宿舍的大哥发现我脱鞋之后还光着脚,送了我一双旧尼龙袜子。我穿着它可风光了,到谁家去都想把鞋脱下来亮亮相,心里头美滋滋的。送我袜子的那位大哥是西安的程兴国,我一直记着他的名字。

  1968年,猴年终于到了,我已经穿上了袜子,但却不是妈妈给买的,因为她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

  下乡当“知青”时,有一件事想起来至今还脸红。我们小队是全公社“农业学大赛”先进集体,过几天,县里就要在这里召开现场会。我们在“老贫代”胡大爷家里写怎样打好农业翻身仗的报道,坐在炕头上,写了一会儿,脚勾勾麻了,不知不觉往前一伸,破袜子遮挡不住了。“五七战士”李大姐看见了,笑着说:“前头露蒜瓣,后头露鸭蛋,多有意思,快脱下来,大姐给你补上。”嘿!多臊人啊!可李大姐没嫌什么脏不脏的,忙活小一阵将袜子补好了。

  一次,在前山铲地,歇着的时候,我去大队的卫生所找“赤脚医生”要了一块胶布,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把露脚掌的袜子用胶布粘上。后来,破袜子实在不能穿了,但袜腰都好好的,还能派上用场,就扎在条帚把上。另一个用场,把袜腰缝在棉袄袖上,好看、结实、暖和。细心的社员问我是怎么整的,我就告诉说是用旧袜腰绷的,没几天,生产队里一些小青年的袖头上就出现了五颜六色的袜子腰。

  参加工作后有次共青团组织团员、青年到凤凰山野游,厂长鼓励大家道:“登上箭眼峰就给发奖品!”大家不畏艰险,爬过“老牛背”,登上“箭眼峰”,最后得到的奖品是一双袜子!

  前几天,妻子要去超市给我买袜子留着过年穿,儿子听说后,就把上次出门买的亚麻袜子塞在我手里。女儿看到后也说:“爸!穿我给您买的那双‘老人头’,名牌。”幸福之中,心里不免有些酸楚。望着这一堆袜子,唯独没有妈妈曾经承诺过的那双!亲爱的妈妈,猴年又快到了,你为什么走的那么早!55年过去了,难道您真的怕给儿子买袜子吗?现在,儿子过上了小康生活,再也不用您给买袜子了。子欲孝而亲不在,您若能活到今天该有多好啊,儿子一定会给您买最暖和的袜子,买它一袋子…… (孙全富 )

责任编辑[ 袁月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