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伴一生兄弟情

2015-12-15 15:06      来源: 凤城时讯

  有这样一个好弟弟,他把人生中美好的36年奉献给了哥哥,用36年的付出,诠释着人间一份感人的手足真情。64岁的陈德友是鸡冠山镇鸡冠山村的一位普通农民,但是全村没有不认识他的,同样被大家熟知的还有他近似“植物人”的哥哥陈德富。

  儿时:兄长的脊背最温暖

  “我大哥当年,是个不得了的人啊。他虽然是哥哥,却有着家长似的作风,照顾家里的大事小情,照顾着弟弟妹妹……”陈德友一边为哥哥陈德富按摩,一边说起了往事,在他的眼里,如今这个神志不清、卧床不起的哥哥仍然是那个让他仰望、依靠和信赖的兄长。

  陈德友在兄弟姐妹5人中排老三,小的时候父亲远在黑龙江打工。每当父亲外出时,大哥陈德富就如父亲般照顾着兄弟姐妹。记得那年陈德友大约15、16岁,兄弟几个到道北岭砍柴,陈德友失手割到了膝盖,大哥陈德富见状,二话不说,背起陈德友就往医院跑,这一跑就跑了近20里地,陈德友靠在陈德富的肩上,只觉得兄长的脊背最温暖。

  变故:死亡线上拉回兄长

  陈德富发生意外是在1980年5月19日的下午4:30左右,那年,陈家人都在铸造二厂工作,陈德友28岁,哥哥陈德富36岁。快要下班的时候,陈德友听说车间里出了事故,拉炉排时三脚架倒了,砸到了人,伤情十分严重,已经送到219医院去了。陈德友听后心里莫名地有些不安,急忙往医院打电话询问。

  “受伤的是不是一个膀大腰圆的男的,30多岁,穿着黄色裤子……”

  “是……”

  陈德友一下子傻了,这不就是哥哥吗,他觉得眼前一下子黑了,电话那头还在说着什么,可他好像听不见一样。迷迷糊糊地来到大哥家,还没有想好怎么告诉大嫂大哥出了事,看到在家中待产的大嫂,陈德友只说大哥在工作时把腿打断了,这几天不能回家,就匆忙离开了。

  在医院里陈家人得知了大哥的情况:陈德富头部受到重击,脑浆流出20多毫升,右侧脑骨粉碎性骨折,脑干受损,完全丧失了生活能力。即便是医生尽力抢救,勉强治疗的最好结果也只有7、8年的生命延续,却也只是没有意识的植物人,希望亲属要有心里准备。单位领导研究怎样处理后事,准备让陈德富的妹妹来接班。

  “研究什么后事,救人才是第一位的!”在陈德友的坚持下,经过半年的住院治疗,陈德富终于保住了生命,但除了能自主呼吸,其它所有生活能力全都丧失了,他出院回到了父母家,仍旧和父母弟妹住在一起,接受后续的治疗。

  传承:不离不弃永续亲情

  从此陈德友和他的父亲就把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于照料陈德富,从做饭喂饭,到接屎接尿,从洗脸理发,到翻身按摩,看似简单,可父子俩每次都精细地重复着这些护理工作。陈德富没有牙齿,只有微弱的咀嚼能力,陈德友尝试着做各种流食,蔬菜、水果、肉蛋合理的搭配,保证哥哥身体营养的需要。食物里水分多了就从嘴里淌出来,水分少了哥哥咽不下去,陈德友就不厌其烦地一点点尝试,终于配出了适合哥哥的营养餐。对于一个瘫痪的人来说,大小便失禁是再经常不过的事情,无论什么季节,只要发现哥哥失禁,陈德友一定会马上换下床单被罩,及时洗出来以备换洗,哪怕是数九寒冬里,陈德友也会在河边清洗哥哥换下来的衣服和床单,不顾双手落下了冷风湿。哥哥如果几天不排便更让陈德友着急担心,那时候,陈德友就用手去抠。为了照顾好哥哥,陈德友把自己的床搬到哥哥旁边,每天白天要为哥哥翻十多遍身,晚上也要起来为哥哥翻6、7次身,陈德友自己很难踏踏实实睡上一宿。就这样,30多年一直卧床的陈德富身上从来没有起过褥疮,这是让很多医生都惊讶的事情。

  1997年对陈家而言是雪上加霜的一年。铸造二厂效益不好,9个月发不出工资,陈德友的母亲脑出血,父亲糖尿病综合征导致双眼失明,再加上陈德富,一家三口人卧病在床。正逢初雪时,陈德友还扭伤了腿,一个多月不能行走,这条腿一直疼了半年多。此时对于陈德友来说,种种困境中哥哥又一次生病才是最让他恐慌的。由于常年卧床,身体机能衰退,免疫力低下,一次小小的发烧感冒都可能危及到陈德富的生命。眼看着哥哥的病情不见起色,最无助的时候,陈德友夜里难以入睡,他跪在院子里向天磕头,祈求苍天让哥哥渡过这次难关。他更加精心地呵护哥哥,也许是上天也被陈德友感动,哥哥不但一次次地转危为安,最初被医生断言只有7、8年生命的陈德富,到目前已经延续了36年的生命,甚至还有了部分意识。

  30多年来,虽然哥哥每个月有300多块钱的护理费、300多块钱的医药费,但是这些钱杯水车薪,和昂贵的医药费相比微不足道。陈德友一家人省吃俭用,大部分收入都用在了陈德富身上,屋里、院子里堆成小山一样的各种药瓶药盒就是最好的证明。

  为了更好地照顾陈德富,陈德友原来是卫生院的医生,学的是西医,却买来许多中医学的书籍,白天晚上的读学,有时候晚上给哥哥翻完身就做到门外的院灯下面一直看到天亮,陈德友还拿自己的血管练习扎针输液,有时候村里的医生忙不过来,他就自己给哥哥输液……28岁到64岁,人生宝贵的时光,为理想打拼的岁月,充满幸福的年华,而陈德友却把这日子留在了哥哥的病床前。尽管这样,陈德友内心深处却没有一丝埋怨和悔意,让他倍感内疚的是多年来对家人,尤其是对妻子刘凤花的亏欠。

  当年,陈德友告诉刘凤花家里有患病的老人、卧床的哥哥,需要一起照顾,婚后需要付出很多很多。刘凤花看到陈德友这么有情有义,不但义无反顾地嫁给了这个男人,还一分钱嫁妆都没有要,承担了家里几乎所有的家务,与陈德友一起照顾起陈德富。

  如今陈德友今年已经64岁了,与妻子刘凤花照顾陈德富有些力不从心,陈德友的儿子陈保峰、儿媳温杜娟主动承担起了照顾陈德富的工作。连5岁的孙子陈鸿宇也帮忙为陈德富喂水喂药,他总是问陈德友:“为什么这个爷爷的病总也不好?”陈德友笑笑说:“会好的,我们一起照顾他好不好?”“好,那爷爷多吃核桃仁,吃了核桃仁你就不老了。”陈德友告诉记者,最骄傲的就是儿子、媳妇孝顺,不但孝顺陈德友夫妇,照顾陈德富也比自己做得好。

  “回报”:一奶同胞的默契

  很多人问过陈德友,哥哥陈德富就像无底洞,这样到底值不值,这个时候,他总是微微一笑,“哥哥是我的亲人,没有值不值,只有应该不应该,我觉得我应该这样做,哪怕付出再多,我也愿意让这份亲情走下去。”

  这样日复一日的精心守护,陈德富如今已经72岁了,身体不但没有出现并发症,还能简单地回应陈德友,用向他眨眼睛的次数,表示“同意”和“不同意”,有时候还露出一丝丝微笑。当年陈德富的主治医生,现任丹东230医院的内五科主任陆力说这就是医学奇迹,让他惊讶得不敢相信。

  “最高兴的就是看到哥哥每一次回应我,那时候我知道哥哥心里有话想对我说,别人可能感觉不到,但对我们兄弟来说,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他的意思我都能明白,这是一奶同胞才会有的状态,对我来说真的很珍贵、很重要。我是失去了很多很多同龄人应该得到的幸福和欢乐,但别人家条件好,我不羡慕,因为他是我哥,兄弟俩能在彼此都结婚后还在一起生活,平平安安地过日子,这也是一种幸福。”陈德友说。(记者 孙艳霞 

 
 
 

责任编辑[ 袁月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