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光明的守护者

2015-10-16 09:41      来源: 凤城时讯

  ——记市政建设管理处路灯科科长王超每当夜幕降临时,漫步在大街小巷,一盏盏造型别致的路灯装饰着城区的夜景,灿若星辰,光亮照人。然而,我们行走在明亮街道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些路灯是谁点亮的,又是谁负责维修的?近日,记者就走近了这群为我市人民送来光明的路灯维修人员,用文字来记录他们如何守护着一座城市的光明。市政建设管理处路灯科科长,49岁的王超从事维修路灯这一行已经30多年了。辖区内4000余盏路灯都曾经过他的双手,哪段的线路是怎么缠绕的、哪段的路灯是新换的、哪段的线路容易出问题,他都是熟记于心。每天傍晚,不管刮风下雨,当大街小巷的路灯刚刚亮起,王超和他的同事们就出发了,沿着城市的各条街道,攀上十米多高的工作台,检修路灯,更换配件,仅上下工作台,就要重复数十次。就这样日复一日,他们悉心地养护着辖区内的路灯。王超和同事们的工作,就是让城市的夜空更明亮。

  每当夜幕降临时,漫步在大街小巷,一盏盏造型别致的路灯装饰着城区的夜景,灿若星辰,光亮照人。然而,我们行走在明亮街道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些路灯是谁点亮的,又是谁负责维修的?近日,记者就走近了这群为我市人民送来光明的路灯维修人员,用文字来记录他们如何守护着一座城市的光明。市政建设管理处路灯科科长,49岁的王超从事维修路灯这一行已经30多年了。辖区内4000余盏路灯都曾经过他的双手,哪段的线路是怎么缠绕的、哪段的路灯是新换的、哪段的线路容易出问题,他都是熟记于心。每天傍晚,不管刮风下雨,当大街小巷的路灯刚刚亮起,王超和他的同事们就出发了,沿着城市的各条街道,攀上十米多高的工作台,检修路灯,更换配件,仅上下工作台,就要重复数十次。就这样日复一日,他们悉心地养护着辖区内的路灯。王超和同事们的工作,就是让城市的夜空更明亮。

  路灯一亮就上路

  记者跟随王超所在的维修组,穿梭于市区内的大街小巷、居民小区,去真切感受这些城市光明的守护者。晚上18时,王超巡视到了西街,因为要观察路灯的情况,工程车行驶的并不快。“我们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根据天气情况,什么时候亮灯什么时候就出来。”王超说:“冬天亮灯早一些,夏天就相对晚一点,除了保修的,还要把管辖的整个区域绕一遍,大街小巷、居民小区,不会落下任何一个有路灯的地方。”

  19时10分,在凤鸣小区附近,王超发现了一盏不亮的路灯。司机将车停好,迅速支起工程车。王超戴好安全帽,利索地踩着工程车上的台阶,登上位于摇臂顶端的工作台。摇臂慢慢抬起,工作台升至路灯的高度,找到合适的维修位置,王超测试了路灯上的几个点,“是线路接触不良造成的。”王超说,“这是小毛病,很容易修。”不到三分钟的功夫,路灯重新亮起来了。

  又有一盏不亮的路灯。“这盏灯的镇流器坏了。”王超检查后说,“这个需要换件。”更换完配件,工程车继续行驶,走走停停,王超沿路修理着出现故障的路灯。在回程的路上,记者远远看到刚刚经过时正常发亮的路灯灯光昏暗,逐渐熄灭。“这是常事。”王超说,“一个路灯上有20多个故障点,任何一处出现问题,都会导致路灯不亮,可能前脚刚绕过去,回来时灯又坏了。”王超的同事们告诉记者,和王超搭档都将近20年了,开始的时候都是王超手把手带出来的。说得检修路灯,在技术上没有什么能难倒王超,多年的经验已经让王超都练就了“火眼金睛”,5分钟之内就能准确检查出问题,这样的高效率在路灯科是别人比不了的。赶上集中亮化的时候,王超的高效率更尤为明显。难的是有时候,由于小区内的车辆停放无序,庞大的工程车好不容易才蹭到了故障路灯附近,却因为停着的私家车占了道路,这时工程车进不去,还要用“爬杆”的老方法,手脚并用攀爬上杆,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再就是对路灯的人为破坏,将路灯打碎,修好后,又被打碎。“这种情况我们也很无奈。”同事们说。

  巡视、维修、养护路灯,这是王超的本职工作,也是他的事业,工作中虽然有苦又累,但对王超来说,看到路灯亮起就是他最高兴的事儿。

  维修人员24小时待命

  巡视的同时,王超不时接到报修电话,有时是刚检查过的路段又出现了问题,需要再次返回,“我们的监控和路灯保修电话都是24小时的,维修人员也是24小时待命的,遇到突发事故,我们随叫随到。”王超说,经常会碰到半夜有汽车把路灯杆撞坏的情况,维修工人接报后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处理。因为天气、人为因素造成的路灯故障是常事,不论是维修工人自己发现的还是接到市民的反映,都要求要在当天处理完毕。

  当晚21时许,记者已感到疲惫,“很枯燥是不是?每天就是这样爬上爬下。”王超笑着问记者,他看看手里的保修单,还有一叠,接着说:“夏季气温高,路灯耗损率也高,到了冬天,气温太低,路灯内外的温差大,也容易损坏,在雨雪天气,路灯容易烧坏保险;每年这个时候就经常要工作到很晚。”说着王超和同事继续赶往下一个维修点。

  记者了解到,一年四季,他们都是这样干。冬天的夜里,零下十几度,风割在脸上特别难受,可如果是戴着厚手套,细致的检修工作就做不了,时间长了手就会被冻木。夏天气温高,一挨近路灯便烤得慌,除了蚊虫的叮咬,还要经常钻到树里养护路灯。逢年过节是路灯科维修人员最紧张的时候,“为了居民们生活更加方便,每天晚上不管刮风下雨,我们工人都要上路对路灯进行巡查。越是逢年过节,大家越是希望门前亮亮堂堂的,平日里,对晚归的学生来说,路灯明亮,学生和家长也能放心些。”王超说。

  建设管理处处长刘世杰向记者介绍说,对于路灯科而言,没有什么具体的假期和工作时间,故障电话就是命令。哪里出现故障,我们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现场。他告诉记者,王超是路灯所不折不扣的“元老”,经他处理的故障多得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作为党员,王超不仅能带领路灯科职工圆满完成本职工作任务,哪里有困难,他就带领路灯科职工毫无怨言地到哪里支援。每年进入汛期,王超还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为城市排涝抢险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2010年我市遭受百年一遇的洪水,城区低洼区域积水严重,给百姓出行带来不便。王超不顾冒雨接电的危险,想方设法在低洼区域附近接电源、安水泵,义无反顾地奋斗在抗洪抢险第一线,确保及时排出积水,保障了市民安全度汛。

  记者体验高空作业

  记者也和王超一起登上工程车查看路灯故障。记者看到,在工程车上有一个工作平台,位于摇臂的顶端。工作平台非常简单,周围一圈铁栏杆刚刚及腰,平台内只容两个人站立,前方有个小操作台。

  王超叮嘱记者站稳,摇臂缓缓升起,在上升的一刹那,平台猛地颤动了一下。随着平台的徐徐上升,记者心也越悬越高,渐渐感觉脚下发软,紧紧地握着平台上的栏杆。“没事的,我头一次上来也害怕,腿软。”回忆起第一次站在工作台时的情境,王超说手脚都快不会动了,更别提维修。“不上来活儿肯定是没法干。”王超说,“习惯了就好,干了30多年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这种高空作业,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站在这儿就跟站在平地上一样。”王超跟记者说:“现在使用的工程车相对来说比较稳当,以前开的工程车,晃得可比现在厉害多了。”

  工作平台终于升到了路灯的位置。王超开始查看路灯的情况,“这盏灯的灯泡老化了。”“带电作业为什么不戴手套啊?”记者问。王超告诉记者,不戴手套从指间到胳膊都会感到麻酥酥,正是因为是带电作业,戴上了手套就处于绝缘状态,测电笔就无法发挥作用,因此,即便是寒冬腊月、呵气成霜,他们也是徒手上阵。说话间,王超动作娴熟、麻利地换好了灯泡。不忘钻研路灯专业知识

  在工作之余,王超不忘钻研路灯专业知识。2010年他发现市区内路灯经常忽明忽暗、电压不稳,为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他努力学习业务知识,潜心钻研电工理论。经过反复琢磨,他提出分段控制的建议,通过将单箱供电改为三箱供电,增加电源负荷扩大功率,彻底解决以前线路负荷过小、路灯电源承受力有限的问题。目前,路灯控制箱设置由60盏变更为20至30盏,维修范围大大缩小,使用寿命显著提高,故障率明显减少。2011年,为解决小街小巷灯点分散、建设成本过高、电源浪费严重的问题,他提出将高压钠灯更换为高效节能灯。事实证明,通过更换节能灯300余盏后,仅此一项就节约路灯器材3.6万元,平均每盏路灯每天节约2度电。

  哪一盏灯不亮,哪里就有他的身影;哪一寸线被损,他就会出现在哪里。在王超的心里,容不下一盏不亮的路灯。“我们的工作都是很平凡的事。”王超说,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路灯亮起来。路灯亮了,自己的心里就暖了。 ( 记者孙艳霞)

 

 

  路灯一亮就上路

  记者跟随王超所在的维修组,穿梭于市区内的大街小巷、居民小区,去真切感受这些城市光明的守护者。晚上18时,王超巡视到了西街,因为要观察路灯的情况,工程车行驶的并不快。“我们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根据天气情况,什么时候亮灯什么时候就出来。”王超说:“冬天亮灯早一些,夏天就相对晚一点,除了保修的,还要把管辖的整个区域绕一遍,大街小巷、居民小区,不会落下任何一个有路灯的地方。”

   19时10分,在凤鸣小区附近,王超发现了一盏不亮的路灯。司机将车停好,迅速支起工程车。王超戴好安全帽,利索地踩着工程车上的台阶,登上位于摇臂顶端的工作台。摇臂慢慢抬起,工作台升至路灯的高度,找到合适的维修位置,王超测试了路灯上的几个点,“是线路接触不良造成的。”王超说,“这是小毛病,很容易修。”不到三分钟的功夫,路灯重新亮起来了。

  又有一盏不亮的路灯。“这盏灯的镇流器坏了。”王超检查后说,“这个需要换件。”更换完配件,工程车继续行驶,走走停停,王超沿路修理着出现故障的路灯。在回程的路上,记者远远看到刚刚经过时正常发亮的路灯灯光昏暗,逐渐熄灭。“这是常事。”王超说,“一个路灯上有20多个故障点,任何一处出现问题,都会导致路灯不亮,可能前脚刚绕过去,回来时灯又坏了。”王超的同事们告诉记者,和王超搭档都将近20年了,开始的时候都是王超手把手带出来的。说得检修路灯,在技术上没有什么能难倒王超,多年的经验已经让王超都练就了“火眼金睛”,5分钟之内就能准确检查出问题,这样的高效率在路灯科是别人比不了的。赶上集中亮化的时候,王超的高效率更尤为明显。难的是有时候,由于小区内的车辆停放无序,庞大的工程车好不容易才蹭到了故障路灯附近,却因为停着的私家车占了道路,这时工程车进不去,还要用“爬杆”的老方法,手脚并用攀爬上杆,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再就是对路灯的人为破坏,将路灯打碎,修好后,又被打碎。“这种情况我们也很无奈。”同事们说。

  巡视、维修、养护路灯,这是王超的本职工作,也是他的事业,工作中虽然有苦又累,但对王超来说,看到路灯亮起就是他最高兴的事儿。

  维修人员24小时待命

  巡视的同时,王超不时接到报修电话,有时是刚检查过的路段又出现了问题,需要再次返回,“我们的监控和路灯保修电话都是24小时的,维修人员也是24小时待命的,遇到突发事故,我们随叫随到。”王超说,经常会碰到半夜有汽车把路灯杆撞坏的情况,维修工人接报后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处理。因为天气、人为因素造成的路灯故障是常事,不论是维修工人自己发现的还是接到市民的反映,都要求要在当天处理完毕。

  当晚21时许,记者已感到疲惫,“很枯燥是不是?每天就是这样爬上爬下。”王超笑着问记者,他看看手里的保修单,还有一叠,接着说:“夏季气温高,路灯耗损率也高,到了冬天,气温太低,路灯内外的温差大,也容易损坏,在雨雪天气,路灯容易烧坏保险;每年这个时候就经常要工作到很晚。”说着王超和同事继续赶往下一个维修点。

  记者了解到,一年四季,他们都是这样干。冬天的夜里,零下十几度,风割在脸上特别难受,可如果是戴着厚手套,细致的检修工作就做不了,时间长了手就会被冻木。夏天气温高,一挨近路灯便烤得慌,除了蚊虫的叮咬,还要经常钻到树里养护路灯。逢年过节是路灯科维修人员最紧张的时候,“为了居民们生活更加方便,每天晚上不管刮风下雨,我们工人都要上路对路灯进行巡查。越是逢年过节,大家越是希望门前亮亮堂堂的,平日里,对晚归的学生来说,路灯明亮,学生和家长也能放心些。”王超说。

  建设管理处处长刘世杰向记者介绍说,对于路灯科而言,没有什么具体的假期和工作时间,故障电话就是命令。哪里出现故障,我们就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现场。他告诉记者,王超是路灯所不折不扣的“元老”,经他处理的故障多得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作为党员,王超不仅能带领路灯科职工圆满完成本职工作任务,哪里有困难,他就带领路灯科职工毫无怨言地到哪里支援。每年进入汛期,王超还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为城市排涝抢险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2010年我市遭受百年一遇的洪水,城区低洼区域积水严重,给百姓出行带来不便。王超不顾冒雨接电的危险,想方设法在低洼区域附近接电源、安水泵,义无反顾地奋斗在抗洪抢险第一线,确保及时排出积水,保障了市民安全度汛。

  记者体验高空作业

  记者也和王超一起登上工程车查看路灯故障。记者看到,在工程车上有一个工作平台,位于摇臂的顶端。工作平台非常简单,周围一圈铁栏杆刚刚及腰,平台内只容两个人站立,前方有个小操作台。

  王超叮嘱记者站稳,摇臂缓缓升起,在上升的一刹那,平台猛地颤动了一下。随着平台的徐徐上升,记者心也越悬越高,渐渐感觉脚下发软,紧紧地握着平台上的栏杆。“没事的,我头一次上来也害怕,腿软。”回忆起第一次站在工作台时的情境,王超说手脚都快不会动了,更别提维修。“不上来活儿肯定是没法干。”王超说,“习惯了就好,干了30多年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这种高空作业,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站在这儿就跟站在平地上一样。”王超跟记者说:“现在使用的工程车相对来说比较稳当,以前开的工程车,晃得可比现在厉害多了。”

  工作平台终于升到了路灯的位置。王超开始查看路灯的情况,“这盏灯的灯泡老化了。”“带电作业为什么不戴手套啊?”记者问。王超告诉记者,不戴手套从指间到胳膊都会感到麻酥酥,正是因为是带电作业,戴上了手套就处于绝缘状态,测电笔就无法发挥作用,因此,即便是寒冬腊月、呵气成霜,他们也是徒手上阵。说话间,王超动作娴熟、麻利地换好了灯泡。不忘钻研路灯专业知识

  在工作之余,王超不忘钻研路灯专业知识。2010年他发现市区内路灯经常忽明忽暗、电压不稳,为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他努力学习业务知识,潜心钻研电工理论。经过反复琢磨,他提出分段控制的建议,通过将单箱供电改为三箱供电,增加电源负荷扩大功率,彻底解决以前线路负荷过小、路灯电源承受力有限的问题。目前,路灯控制箱设置由60盏变更为20至30盏,维修范围大大缩小,使用寿命显著提高,故障率明显减少。2011年,为解决小街小巷灯点分散、建设成本过高、电源浪费严重的问题,他提出将高压钠灯更换为高效节能灯。事实证明,通过更换节能灯300余盏后,仅此一项就节约路灯器材3.6万元,平均每盏路灯每天节约2度电。

  哪一盏灯不亮,哪里就有他的身影;哪一寸线被损,他就会出现在哪里。在王超的心里,容不下一盏不亮的路灯。“我们的工作都是很平凡的事。”王超说,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到路灯亮起来。路灯亮了,自己的心里就暖了。

责任编辑[ 袁月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