锔锅匠

2015-06-09 10:10      来源: 凤城时讯

  五十年代,我见到一种手艺人叫锔锅匠(当地人叫箍芦匠),肩上挑个担,一头是工具箱,一头是风匣。风匣上有个小框架,框架上挂个小铜锣,随着步履,锣槌自动敲打铜锣,人们听到锣声就知道是锔锅匠来了。

  那时,这样的手艺人并不多,我只见过从盖平县来的秦师傅,他和摆渡的太姥爷处得很熟,每次来到太姥爷家必是一站。晚饭后,秦师傅把工具箱打开,拿出个大碗口大的小火炉,拉起风匣,生着炭火,地下还摆个小铁枕。当火生起来的时候,左手拿把长嘴钳子,挟几块铁插到炉里。不大会儿,铁烧得由红变白,看他左手钳住铁,放在铁枕上,右手舞起手锤,左手翻动,右手打铁,铁花飞溅。叮当个把小时,大大小小的锔子打了一堆。

  他打锔子的过程也是宣传的过程,铁锤响,炉火亮,女人和孩子们跑来卖呆儿或是向师傅打招呼。就听不时有人喊:“锔锅的,我家的大缸有两道纹,得锔锔。”“大叔,我家有口猪食锅烧炸了,能锔不?”“师傅,我家有盆有缸要锔……”一阵功夫,就有六七家要锔锅、锔缸的,我只见秦师傅频频答应,究竟是哪家向他打招呼,不见得都知道。缸缸盆盆,坛坛罐罐,是人们生活的必需品。早年,人们过着贫困生活,买不起新的,旧的打个口,裂几道纹,舍不得扔,锔吧锔吧,就将就用了。所以,锔锅匠是蛮受欢迎的。

  秦师傅锔缸使用的钻头不带螺旋,钻头是合金钢的,钻杆顶头有个圆铁饼,手柄中间凿个圆眼,套在钻杆上,形成个十字花。有两根皮条,一头固定在钻杆上端,之后将两根皮条分开成人字形,拴在手柄两端。用的时候,将钻杆转几下,上端的皮条盘绕钻杆缠几道,两手攥着手柄向下一压,钻杆立刻飞转起来,借铁饼的贯力,皮条又反方向缠绕几道,就这样带动钻杆来回转。泥缸也好,瓷缸也罢,很快就钻个眼。钻铁锅较慢。

  秦师傅锔缸锔盆,是按锔子几个来计价。凡是缸都用大锔子5分钱一个,锔盆锔坛子罐子用小锔子3分钱一个。根据裂纹长短,该用几个锔子,既保证质量,又让用户满意。有一年,我家有个泔水缸,在院子里沤的酸浆叶子,被老牛给扒打了,掉很大一块三角碴子。秦师傅看看掉那块缸碴子保存得很完好,说能锔。我凑上前去想看看他怎么个锔法。他将缸立起来,小心翼翼地把缸碴复回原位,之后用根绳子靠缸沿捆住,便在缸沿顶部一边锔个锔子。他又找来一根木棍在缸里支住缸碴,避免缸碴错位。他用手指按按缸碴不活动了,便将缸放倒。因为他的钻只可立着用,不能平着用。他是看一趟缝得用几个锔子,在一边先钻几个眼,之后找个合适的锔子,将锔子的一端按在钻眼上,再看另一端的位置在哪,去钻眼,这样使锔子个个有拉力,把裂缝的器皿给箍得更紧。之后,又用石灰粉和豆油合成的腻子将锔子和裂纹全抹到。等腻子干了,再装水,如果不漏水就算成功。锔掉碴的缸盆比裂纹的缸盆麻烦得多,但秦师傅没多要一分钱。秦锔匠的活返工很少,大家给他的评价较高。秦锔匠耍手艺来来去去已20多年,老一辈都很熟,有名望,哪年来都不白跑,锔过的和没锔过的,还有补锔子的都等秦锯匠来。

  一次,他给一家锔完了大缸,还没收摊儿,有位老翁拄着拐杖蹒跚地从屋里走出来,问:“秦掌柜的,我有个尿罐掉地下跌坏了,漏尿,叫我刷干净了,等你来,看能不能锔上?”秦锔匠看长者有所求没打艮:“拿来吧,能锔。”旁边一位女人小声说:“这老头,人家锔缸,他锔尿罐。”秦匠锔听了解释道:“老人也图省几个钱。”

  如今,人们的生活提高了,哪有锔缸锔锅的。80后的人就没见过锔锅匠,这样的手艺人早已销声匿迹,可能失传了。(作者:于子范)

责任编辑[ 袁月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