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坚韧撑起整个家

2015-05-13 10:26      来源: 凤城时讯

  因为胡闯的一个看似简单又绝不简单的决定,曾娇获得了活下来的权利

  清明节,母亲说:“清明节来了,你家男人呢?你孩子呢?”曾娇哭了。

  现在的曾娇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或许她还不明白自己经历了什么,不知道自己今后将以什么方式生活,她只是知道自己的丈夫和孩子没了,她哭了,任凭眼泪流出,但却没办法自己亲手将眼泪擦掉。

  

  时间回到2010年12月5日,虽然刚入冬但天气却异常寒冷。家住鸡冠山镇薛礼村5组的曾娇一家三口如往常一样,晚上10点多用煤把炉子压好后就睡下了。第二天上午,平时一起干活的村民老张发现曾娇一家直到九点多还没有过来干活,觉得有点奇怪,便往她家里打电话,电话响了许久也没有人接。于是老张便打算去看看她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给耽误了。

  到了曾娇家,大门敲了半天没有应声,老张有些着急了,他知道曾娇一家平时哪也不去,不是去干活就是在家里,这现在怎么电话也打不通,敲门也没反应,便跳过院墙,进到院里开始敲房门。这时他闻到了很大一股煤烟的味道,顿时感觉事情不好,赶紧拨打了120和110。当他好不容易把门砸开时,他傻眼了。曾娇的丈夫和孩子躺在炕上,面色惨白、口吐白沫,曾娇自己趴在炕边上,也不能动弹了。120赶到后立即将这三口人抬出送往医院救治。到了医院,丈夫和孩子经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而曾娇虽然还有生命迹象,但也仅仅是捡回了一条命。

  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一样的关好门窗后“压炉子”,一样的劳作之后沉沉睡去。或许是因为那天晚上的气压低,或许是因为那天的煤有点潮,燃烧效果不好,又或许是因为白天太辛苦,晚上睡得沉以至于没有闻到越来越浓的煤烟味儿,让曾娇一家惨遭灭顶之灾。那一年,她才30岁,丈夫36岁,而女儿,只有6岁。

  

  从在ICU重症监护室里的近两个星期,到成为植物人昏迷83天后苏醒,再到住院8个月零16天后出院可以自主进食,再到5年后的今天曾娇在家人细心的照料下病情基本稳定,曾娇在家人的努力下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虽然因为长期抽搐导致四肢僵硬不能弯曲,但曾娇最终奇迹般的活了下来。而这完全要得益于一个人5年前所作出的决定:就在主治大夫劝家属放弃治疗、远程会诊的专家大夫确定曾娇已无救治价值,就连曾娇的妈妈都打算要放弃的时候,是这个人下了决定——要救,就是把房子卖了也要救!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曾娇的妹夫胡闯,而胡闯当时也只有27岁,还没到而立之年。

  胡闯回忆当时的情况:“虽然当时一直在抢救,但多位大夫已经劝我们随时要做好善后的准备。当时我们还通过医院请到沈阳大医院的专家进行远程会诊,专家最后给出的结论是,如果家庭经济条件允许,家属可以尝试继续给予救治,但即使清醒,也不会恢复到病前的状态。我记得当时我老婆已经泣不成声,丈母娘也是很无奈、很不舍地哭着说‘不行就放弃了吧’,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我有责任也有义务作出最后的决定,那就是救!因为那毕竟是一条人命,是我老婆的姐姐,是丈母娘的一块心头肉,也是我的家人。大夫不是说前提是经济条件允许嘛,虽然我们没钱,但我们也要尽全力试一试。”

  就这样,因为一个看似简单又绝不简单的决定,曾娇获得了活下来的权利,而5年的时间也让曾娇的家人论着天过、数着秒过般的紧绷着神经。如今的曾娇虽然不能动,但是她已经有了一点意识。清明节时她哭了,或许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永远地失去了丈夫和孩子;又或者说她的意识更多一些,哭是因为知道自己现在手脚丝毫动弹不得、已成为家人的负担;但在她的眼泪中却没有她应该有的伤心,因为她还没有很好地恢复,甚至永远也体会不到这种伤心,在她住院昏迷期间,她的婆家是怎样无情地对待了她。

  这边曾娇在医院进行抢救,那边,公公婆婆就把曾娇的家翻了个底朝天,把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统统拿走,甚至是把结婚证拿走以期从来没有过这个儿媳。几天后,公公婆婆又到法院起诉想从曾娇这里拿到自己儿子和孙女的丧葬费!可怜的曾娇不仅一无所有,而且还遭到了婆家无情的抛弃,只能躺在床上,幸好她还有娘家人,还有一个妹夫一直为她跑前跑后,为她挽回最后的尊严。

  又因为这个看似简单又绝不简单的决定,胡闯毅然撑起了整个家庭的脊梁

  胡闯怎么也不会忘记,2011年的除夕夜,当家家团圆、到处都是一片喜气祥和的时候,他们一家人的年却是在医院里过的。在医院里吃过饺子后,回家的路上,胡闯哭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胡闯此时此刻却很难再平静下来。他心里想,命运为什么总爱对自己开这么大的玩笑!但很快,胡闯擦干了眼泪,深吸了一口气,又挺起了胸膛往家走。因为他知道,他别无选择,他是家里的顶梁柱,这个家需要他。这时,他也只有28岁而已。

  

  1984年出生的胡闯虽然在农村长大,但立志要走出农村,在城里过上好日子。凭借自己的努力,2002年,胡闯就参加了工作,当时是只是一名司机。2007年,胡闯和现在的妻子曾玲结婚。“冬月初七。”对于他们两个的结婚日期他怎么也不会忘记,因为那天,不仅是胡闯结婚的日子,也是他的岳父烧“头七”的日子。

  因为曾玲的老家在薛礼村,胡闯的婚礼便先在薛礼村办了一次娘家宴。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胡闯一家为了他们结婚正日子忙碌的时候,胡闯的岳父出意外去世。这噩耗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击中了这个本来充满喜气的家庭。在外人看来,胡闯完全可以延期结婚,甚至可以取消婚礼,但他没有,他顶住了所有压力,将岳父的丧事办完,如期办了自己的婚礼。因为在他看来,如期将曾玲娶进门、并给她一生幸福,是对岳父在天之灵最好的告慰。

  生活一天一天步入正轨。转年,胡闯有了自己的儿子,于是他便把依然独身住在薛礼村的岳母接到了家中,一方面可以照顾岳母的生活,另一方面岳母也可以帮忙带孩子。可没想到曾玲的姐姐曾娇又出意外,让这个温馨的小家庭再遭打击,再也回不到从前。因为岳母和曾玲要在医院照顾曾娇,胡闯无奈给刚刚2岁的儿子穿上纸尿裤送到了幼儿园。

  在曾娇住院的八个多月的时间里,胡闯每天都要在早上6点钟赶到医院,用担架把曾娇抬到高压氧舱接受治疗。白天还要上班、往医院送饭,还要为曾娇婆家的诉讼而奔波,来自各方的压力让胡闯的头发一把一把地往下掉,最后胡闯干脆就剃光了头,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头发才一点一点长了出来。

  曾娇出院后,胡闯更是展现出了比其他同龄人更加细心的一面:为曾娇买回了和医院一样标准的护理床,还有比医院更好的防褥疮气垫;因为曾娇抵抗力很差,胡闯又叮嘱丈母娘给曾娇做的饭菜一定要新鲜,以免她生病;又从医院大夫那里学会了给曾娇用药、打针……

  看着以前的朋友到日本去打工一年能挣十多万块钱,而为了维持家庭开销、护理曾娇,自己的工资几乎是月月光,胡闯曾想过要辞掉现在这份稳定的工作,他想多挣些钱,让老婆、孩子过得更好点,也可以更好的照顾曾娇,但每当这个时候,胡闯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舍不得离开这个家,还有时时牵挂的曾娇,而且他是这个家唯一的顶梁柱。有老、有小、有瘫痪病人,这样一个家如果没了他,根本没法撑下去,是他的身躯、他的信念支撑着这个家一直走下去。

  二

  如今,胡闯已经能够平静地讲述曾娇刚入医院时那种命悬一线的焦急心情,以及对曾娇婆家所作所为的愤怒,他也习惯了无论何时何地都会随时为躺在家中病床上的曾娇牵肠挂肚,更习惯了每天下班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到曾玲的房间去看看她当天的状态好不好。

  而谈到胡闯,岳母张桂荣的眼泪不禁流了出来,“我这女婿比亲生儿子做得还要好!”这是一位农村老太太对胡闯最高的评价。“我一直想带着曾娇回薛礼老房子去住,不想再给胡闯增加负担,可是胡闯说什么也不同意,非要让我们留下,一起照顾曾娇。虽然我们在这住,但我心里明白,作为女婿,胡闯太够格了。”而妻子曾玲对于丈夫胡闯这几年的付出,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因为在她看来,胡闯的所作所为虽然没那么惊天动地,但他的付出却一点一滴地积累在她的心里,融在了他们的生活里。曾玲说:“胡闯现在也才30出头,却早早放弃了和其他同龄人一样本该有的轻松、自在的生活,肩负起照顾我姐姐和妈妈这样大的负担,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虽然夫妻之间说‘谢谢’就显得生分了,但我心里真的很感谢他。”

  现在的曾娇会吃饭,会哭会笑,但她说不了话,身体也永远那么僵硬着,但她维持好的状态,就是全家人的好。胡闯说,曾娇现在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就剩这么个人在这,婆家还抛弃了她,因此照顾曾娇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义务。“虽然人早晚都有走的那一天,但我们不会放弃,过一天我们就努力一天,只要我们的家人在一起,我们就是幸福的。”

  (记者:邓晓晶)

责任编辑[ 袁月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