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鹏 鸣凤 古琴

2015-03-25 09:00      来源: 凤城时讯

  古琴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好的古琴一定要琴师斫琴,而不是出于木匠之手。一张典型的古琴的基本长度是3尺6寸5分,代表一年的365天;琴身上有13个取音的徽位,代表着12个月和一个闰月;琴身由两张木板相合而成,面板圆,底板平,一阴一阳,象征“天圆地方”;琴的两个出音孔一方一圆,各叫“龙池”、“凤沼”;琴首垫弦的隆起叫“岳山”,琴底的短柱叫“雁足”……小小的一张琴,仅从其形制上就包含着中国古人对自然、对宇宙、对人生的精辟理解与高度概括。

  凤城的王鹏

  电影《笑傲江湖》,一曲琴箫合奏的主题曲让人热血沸腾;电影《赤壁》里,周瑜和诸葛亮以琴相会,互探心思;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古琴悠扬间,水墨画飘逸而出……因为这些场景,很多人记住了古琴。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古琴,都出自一个人之手。他就是王鹏。

  1987年,在社会上很少有人弹古琴、甚至很少有人知道这种乐器的时候,现任沈阳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乐器工艺系主任的赵广运在各方面条件还不是很充足的情况下开设了古琴制作专业,当时只招了两名学生,也都是凤城人。这其中,就有王鹏一个。

  因为科班出身,且多年来一直从事古琴的制作与研发工作,王鹏也成了当代中国最具专业水准的斫琴家。虽然王鹏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生计而放弃了古琴,但他最终重新将古琴捡起,就再也没有放下过。他将古琴看得越来越重,并且也像他的老师赵广运一样,首先选择了家乡人,在家乡带动起了一大批有天赋而且又热爱古琴的人,让古琴在家乡起步。

  凤城的鸣凤

  说到王鹏,自然要把他的各种“身份”再次罗列一番:“钧天坊”创始人,“钧天云和”创始人,当代斫琴与演奏兼善的古琴艺术家,美学空间设计师,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传统制作技艺”项目传承人;中国乐器制作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中国琴会)副秘书长、中国室内装饰协会陈设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王鹏工于斫琴并精于古琴演奏,其音乐作品气息雄浑古朴、手法严谨细腻,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

  作为凤城人,长年在外发展的王鹏也想在自己的家乡建一个“基地”,让更多的家乡人能够接触到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于是,在2013年10月份,王鹏回到家乡,因为他看中了一个地方——即将建成的文体宫。经过2014年一整年的筹备,也得到了各方的支持,属于王鹏自己、也属于所有古琴爱好者的工作室——鸣凤琴苑终于落成并投入使用。

  2015年春节大年初四,鸣凤琴苑举办了首场演出,空灵飘逸、古朴浑厚的美妙古琴乐在鸣凤琴苑奏响。艺术家们时而高远辽阔,时而清静空灵,深沉情怀的绽放令人动容,生动婉转的演绎令在场观众深受感染。当然,前来演出的自然有王鹏,而与他结伴的还有杜大鹏、金鹏,他们都来自“钧天云和”乐团。创办于北京的钧天云和乐团开“场景式古琴音乐会”之先河,是中国当代以琴文化为核心的专业乐团,由一群热爱中国传统文化、致力于推广古琴文化及生活美学的多领域艺术家组成。

  凤城的古琴演奏家

  “我们很幸运,在古代,有音乐天才根据五行来定位五音之律。‘金木水火土’对应音乐就是‘宫商角徵羽’,对应身体就是‘肝心脾肺肾’,对应社会就是‘君臣民事物’,对应哲学就是‘仁义礼智信’。所以,古琴不仅是一件乐器,它还是很重要的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和艺术思想的代表,是非常具有哲学性的乐器……”首先,王鹏向现场的观众讲起了古琴的文化以及琴苑设计理念,推崇生活美学,清微淡远,中正平和。

  演出开始。第一首琴曲《欸乃》(ǎinǎi)的演奏者是“钧天云和”乐团的成员李璇。她也是凤城人,本科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研究生就读于丹麦奥尔堡大学,自幼学琴,师从王鹏老师两年,现为钧天琴社讲师。之后,钧天坊的工作人员赵晶演奏的琴曲是竹林七贤阮籍所作的《酒狂》;鸣凤琴苑负责人王彬杰,也是王鹏的妹妹,演奏的琴曲为《鸥鹭忘机》。王鹏也献曲一首——《平沙落雁》。

  被称为“琴歌王子”的金鹏带来的曲目是《暗香》。他也是凤城人,是“钧天云和”乐团琴歌演唱家,其演唱声情并茂、成熟稳健。金鹏多年从事流行音乐的演唱与教学工作,擅长演唱流行歌曲及琴歌等。曾获2007年香港国际青年艺术节及2010年亚洲国际青年艺术节优秀导师奖。

  作为“钧天云和”乐团的重要成员,杜大鹏弹奏的一曲《流水》响彻席间。杜大鹏,也是凤城人,当代著名古琴演奏家,中国琴会常务理事。杜大鹏不仅古琴弹得好,还擅长钢琴、吉它、小提琴等多种乐器,古典吉他演奏也曾多次在国内获奖。2013年,杜大鹏荣获了第二届美国“华音杯”中国音乐国际大赛古琴金奖。近年来,杜大鹏主要从事古琴教育及文化推广工作,多次参加海内外大型文化交流活动,及应邀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民族大学及荷兰、丹麦诸国孔子学院等中外院校演出交流。

  最终曲目是一首流传已久的送别曲目《阳关三叠》,由王鹏、杜大鹏、金鹏共同演绎,将吉它、古琴与人声完美结合。应现场观众的热情要求,三位老师又在现场即兴发挥了一曲。

  凤城的古琴爱好者

  柳怀宇是做建筑设计的,虽然古琴与建筑二者看起来毫不沾边,但柳怀宇却“看”出了门道:“中国传统文化对建筑设计者有着很深刻的影响,建筑设计必须在继承中创新,保留传统文化中有价值的内容,创造性地将建筑设计与传统文化相结合,追求自然和谐的效果。而古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要素,也是艺术园林中的瑰宝,在听古琴、学古琴的过程中能够使自己的内在素质得以提升。”

  钧天坊的学员刘晓丹在学古琴以前从来没有专业学习过音乐,一点音乐基础都没有。偶然接触到古琴,觉得古琴很特别,就想学一学。但因为凤城没有可以学古琴的地方,他便一鼓作气直奔北京,找到了王鹏,并在钧天坊开始学习古琴,这一学就是十年。刘晓丹回忆刚开始学琴的那会儿真是吃了不少苦。“刚开始光顾着背谱,指法根本来不及消化。”他说,古琴谱最早是用文字来记录的,也就是文字谱。文字谱是用文字记述古琴弹奏指法、弦序和音位的一种记谱法。由于文字谱过于繁复,使用不便,经唐代琴家曹柔减化,发展成为减字谱。刘晓丹说,学琴自己下苦功夫很重要,但也幸亏在凤城有这么多爱好古琴的人可以互相交流。现在有了鸣凤琴苑这个平台,资源共享,大家互相帮助,更有利于古琴的传承与发展。

  作为鸣凤琴苑的学员,刚刚学习古琴只有三四个月的王丽君本身是一名教师,在她看来,每次听到古琴,她都可以在古琴的琴声当中体会到人心与自然的和谐。她觉得,学习古琴对于她个人的成长大有裨益,“小小的古琴不仅属于凤城,属于中国,更属于全世界。”

  凤城人传承古琴

  的确,古琴不是一般的民乐,不是普通的古代乐器。它是一种小众的精英文化,从孔子至刘安、刘向、王维、白居易、欧阳修、苏东坡、李清照、明清中的文人大夫……一代一代传承它的都是当时的翘楚。古琴从来没有在民间昌盛普及过,但它的传承绵绵不绝始终未曾断过。它的意义已经不局限于一种音乐,而是成为一件能够记载托付文人精神、气质的乐器。

  在王鹏看来,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发展,是经过无数个年代、无数位先贤不断积累并加厚的过程,许多知识都是直接来自前人所总结出的经验。只有在不断学习模仿古人的基础上再创新发展,后浪推前浪,文化艺术才会有无限生机,才会体现出其无穷的魅力来。继承传统文化,最重要的是精神,而不是形式,可以吸收保留传统文化的精华,重要的是造出符合时代审美精神的新作品。 “从文化的角度看,古琴发音浑厚深沉,余音悠远,散发着‘清、微、淡、远、中、正、平、和’的含蓄之美。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结晶,在中国音乐史上占有不可替代的地位。”王鹏说,古琴界现在的状况很不好,正面临着一个黑夜走向白天的交界局面。他始终认为,在传承古琴传统上,一定要找到它的根,在文化遗产保护上,要原汁原味地继承,如斫琴。但在古琴的发展上,不能拘泥于古老的形式,在古琴精髓不变的情况下,应该融入新鲜的血液和方式,如跨界和与西洋乐曲的融合等,用当代的创意手段诠释古琴文化。(记者:邓晓晶)

 
王鹏、杜大鹏、金鹏共同演绎《阳关三叠》
 
 
  《平沙落雁》作为三百年来琴曲中版本最多、流传最广的琴曲之一,王鹏将其起而又伏、绵延不断的旋律演绎地淋漓尽致。
 
 
金鹏演唱《暗香》
 
 
杜大鹏弹奏《流水》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