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祭

2015-03-11 08:55      来源: 凤城时讯

  又是一个干冷的季节,在郊外徘徊了数日,突然间夹带着唏嘘的呼吸撞进冬天的门里。那以后的这些日子充斥在生活里的词汇就一直不那么温暖和意犹未尽了,许多懒散的想法莫名在心里不断地扩散,这北方的日子就被冻在树上、墙头、房脊。

  村庄里的炊烟和城市里的街道似乎毫无相干,但在一种疯子一样的思维里,居然神奇般关联在一起,或许是撞击在街道上的脚步声叩醒了农妇们熟睡的疲惫,用炊烟昭示清晨的袭来和傍晚的降临,以及冬天寒冷的抱怨。也许还会叽叽喳喳絮叨几句关于冬天和雪的方方面面,以及,外出打工的老公是否还在城里的街头形单影只。

  没有雪了,多年少雪的冬天就成了北方人们心里的一种痛。面对无雪的大地裸露的现实,人们就会把许许多多的抱怨和无尽的怀念反复提起,想在冬日的阳光下晾晒。所以,童年那些关于冬天和雪的过往就横在心里的一米之远,欲吞不成,欲吐不快。终日不去的阴郁,逐渐硬化了思想,深刻着、缅怀着、期盼着。

  忽然一日,天阴了一下,一场畅快但不淋漓的雪莅临了这个久违的世界,那种激越欢快的心情不言而喻了。于是,约三五好友窗前炉旁,饮酒畅聊,倒也自己淋漓一番,莫名寻了下过往的感受。窗外的白色昭然整个世界,隆冬的深沉重兵般盘踞在整个北方,低温下的交流、问候再温暖也没有离开冬的天气的洗礼。亲们的语言就会不时流露出对冬天的印象和对雪的评价。 今晨十时许,赶做文字材料之余,不想几缕怆然,颇觉应该为雪做祭一番,深刻怀念许多和雪一起出现和消失的往昔岁月;深刻缅怀堆积在童年里似乎常年不化老家的山雪;深刻回想生我养我的大地和在雪中屹立很久很久的那座老屋小院。无论这一切都去哪了,横在心里那一瞬间便是永恒,梦里雪乡就永不会褪去冬天的颜色。总希望记忆会用深邃、成熟、稳重的那些杂七杂八轻轻折磨敏感的神经,就会时时刻刻跳跃着寒冷的火,温暖的冰以及飘飘洒洒花瓣一样的雪,在不一样的生活里多彩。(作者:安波)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