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与东北大鼓有关的记忆(一)

2014-12-08 14:54      来源: 凤城时讯

  前言

  第一次接触大鼓书,是在电视上。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火遍全国的一部电视连续剧《四世同堂》。电视剧的作者是老舍,而演唱主题曲则是著名京韵大鼓表演艺术家骆玉笙。如今,电视剧细节已然回忆不清,唯独那一声声浑厚饱满、凄婉悲凉的大鼓唱词依旧回荡在儿时的记忆深处。

  提起大鼓书,不得不提曾经流行于全国的歌曲《前门情思大碗茶》。这首京味十足、回味无穷的曲调就是取自京韵大鼓的唱腔。或许是因为电视剧热播,又或许是歌曲的流行,京韵大鼓或多或少被人们所熟知。然而,作为大鼓书诸多分类之一的东北大鼓,却难如京韵大鼓的境况。东北大鼓,这朵盛开在东北土地上的艺术奇葩,因其曾经的繁华而显得愈加落寞。

  这是“城市档案”开栏以来的又一次记忆追索。让我们再次敲开凤城历史这扇厚重的大门,踩着东北大鼓铿锵鼓声,去寻找那些散落在龙原大地上的记忆碎片,寻找着那些萦绕在凤城上空的悠美唱腔……

  (1)

  散发着浓郁黑土芳香的东北大鼓,曾与二人转同样风靡于东北的大街小巷,但又不同于二人转,东北大鼓是以说唱形式进行表演,其曲调丰富、唱腔优美,被民间广为接受并流传。在东北大鼓一度盛行时,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从文人墨客到三教九流皆能哼出几句大鼓唱词。

  现如今,提起东北大鼓,已然知之者甚少,可倘若提及著名的评书表演艺术家刘兰芳,相信还是会有很多人记得。她的长篇评书《岳飞传》《呼家将》,先后在百余家电视台播出,掀起了收视狂潮,轰动全国,让电视机前的人们过足了评书瘾。而刘兰芳本人就是东北大鼓——奉派大师霍树堂的嫡传弟人,也是东北大鼓界的名角。

  据相关史料记载,东北大鼓约形成于清代中期。最初由一人操小三弦自行伴奏说唱,并在腿上绑缚“节子板”击节,也叫“弦子书”。这让我突然想起了顾长卫的新片《真爱》——在影片的开头,一名江湖老艺人边拉着弦琴,边用绑缚在腿上的木板击拍,哼唱着苍桑感十足的《罗成算卦》,让人印象深刻。在丹东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凤城东北大鼓艺人——宝山镇小四子台村吴亮的记忆里,凤城也有大鼓艺人曾尝试过这样艺术表演,但终因不得其法而告失败。

  东北大鼓在二百余年的发展过程中,由最初的一人表演逐渐演变成一人左手击鼓,右手打板,另外一人用大三弦伴奏的说唱表演形式。现如今,我们在电视上偶尔也能看到第三人拉着二胡或者其它乐器给大鼓艺人说唱伴奏。

  东北大鼓分很多艺术流派。记者从丹东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凤城东北大鼓艺人——爱阳镇杨程信口中得知,流行于凤城地区的东北大鼓属于奉派,并且融入自己浓郁的地域唱腔。

  奉派是指流行沈阳地区的东北大鼓,因清末曾在沈阳设奉天府,故有奉天大鼓、奉派大鼓和奉调大鼓之名,后又称辽宁大鼓。除奉派外,东北大鼓还分西城调、南城调、东城调和江北调等5大流派。

  (2)

  翻开厚厚的《凤城市志》(1997年出版),我试着从书里面寻找着与凤城东北大鼓有关的文字记载:

  1947年:商人郭永祥在大众市场临街处开办大众茶社,请大鼓艺人演唱;

  1950年:县委宣传部举办凤城首届民间艺人讲习班,有大鼓艺人参加此次培训;

  1955年:凤城地区有大鼓艺人20人,其代表人物有赵书端、高文秀、侯宝山、夏增志等人;

  1957年:凤城地区举行县民间艺人会演,有9个大鼓班参赛;

  1980年:凤城地区大鼓艺人夏增志、赵玉库、李玉盛、岳相奇等人坚持常年演出;

  1981年:在宝山岔路子村举办东北大鼓学员班,学期6个月。聘请老艺人夏增志、李玉盛传授唱腔、表演、伴奏乐器三弦等,共培训大鼓艺人23人;

  1983年:县文化馆设曲艺厅,艺人赵玉库、岳相奇、李玉盛演出东北大鼓。由文化馆业务干部李炼改编、大鼓艺人赵玉库表演的新书《李自成》受到凤城听众的喜爱;

  1984年:县文化局发放艺人演出证87份,其中大鼓艺人48人,占民间艺人数量之最;

  1984年以后,《凤城市志》上再无与凤城东北大鼓有关的文字记录。而在这短短的三百多字,记录着凤城东北大鼓由盛转衰的发展轨迹。

  凤城东北大鼓爱好者——家住凤城的周运武对记者无限感慨地说:“凤城大鼓在鼎盛期间,曾涌现出了夏增致、李玉盛、乔其花等诸多技艺娴熟的大鼓艺人。那时,艺人们经常聚集在一起,彼此交流大鼓技艺心得。在这些艺人当中,夏增致最为出名。他是辽宁省曲艺协会会员,其大鼓说唱技艺不仅在凤城地区首掘一指,在沈阳地区也是赫赫有名。他还与东北大鼓界风云人物霍树堂(解放前,霍树堂表演的东北大鼓曾在沈阳地区红极一时。1958年,在全国首届曲艺汇演中,他以一段东北大鼓《杨靖宇大摆口袋阵》的精彩演唱,捧得了一等奖,并获得了周恩来总理亲切接见。)也有来往的。现如今,这些老艺人们已相继离世。而他们的后代,已无一人能够唱出完整的东北大鼓段子。”

  有人说,七十年的光阴足可以带走很多东西。凤城大鼓那昔日的繁华转逝,让如今的它显得分外苍凉与落寞。

  (3)

  在很多凤城大鼓艺人的心中,曾经盛行于丹东地区的东北大鼓早就有着岫派和凤派之争。岫派指流行于岫岩地区的东北大鼓,而凤派则指流行于凤城地区的东北大鼓。相对繁盛的岫岩大鼓(据载可追溯到清末年间),凭着1997年版的《凤城市志》,我只能将有着同样悠久历史的凤城大鼓追溯到1947年。

  据文化馆工作人员的蔡吉秋介绍,富有浓郁地域特色的东北大鼓早在2006年就被国家纳入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1950年,东北大鼓开始流传于岫岩、凤城、东港、宽甸等地区。自1952年成立凤城书曲联社后,以刘凤君、刘彩琴、卢桂玲、于增厚为代表的民间艺人常年活动在我市的曲艺舞台上。东北大大鼓有着一套完整的基本唱腔,并陆续吸收京剧、京韵大鼓的唱腔,曲调丰富,唱腔流畅,有较强的表现力。传统曲目中,长篇《杨家将》《曹家将》等30余部,短段唱词200余篇。

  这些大鼓艺人经常走村串户,亦农亦艺。农闲时带着大鼓、木板、惊堂木、三弦琴等演出器具,两人为伴出现在人们家中。在那个缺少娱乐的年代,大鼓书的表演形式深受凤城民间的喜爱与欢迎。现如今,会唱东北大鼓的艺人已然屈指可数且皆迈入暮年,作为丹东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凤城东北大鼓艺人吴亮和杨程信也都在60岁以上。

  据周运武回忆,五六十年代是东北大鼓发展的鼎盛时期。农闲时,农村人为图热闹,往往请大鼓艺人到家里来说书。亲朋好友能够聚在一起唠唠家常,听听大鼓书,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听书人扔下个一角、两角钱,艺人也乐意挣点闲钱。他们表演时间通常是根据雇主的需求,短则一两天,长则半个多月。内容也多以《三国演义》《红楼梦》等传统段子为主。

  为了将《凤城市志》上记载与蔡吉秋、周运武等讲述的关于凤城东北大鼓的记忆衔接起来,在夏末一个炙热的午后,我带着心中挥之不去的大鼓情结,独自一人前往宝山镇小四台子村。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午后的小四台子显得异常的恬静。在村里一位老人热心地指引下,我顺着一条崎岖的小路找到大鼓艺人——吴亮的家。

  这个昔日的大鼓艺人,现正忙于果树的种植和柞蚕的放养。每天靠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辛勤劳作换取着生活的艰辛。因为长时期暴晒于烈日下,站在我面前的吴亮显得黝黑而瘦削,在那一脸质朴的笑容里,刻满了岁月的痕迹。

  进入干净而整洁的农家小屋,我的目光被柜子上一块奖牌所吸引。这是丹东市文化局颁发给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这也是我在这间屋子里唯一能捕捉到与凤城大鼓有关的气息。在得知我此行的目的时,吴亮显得很吃惊。在他看来,无人问津的凤城大鼓已然退出人们的视线。 (待续)

责任编辑[ 袁月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