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古树的故事

2014-12-08 14:38      来源: 凤城时讯

  凡一个城市被赋予文化古城这一令人肃然起敬的厚重称呼,都或多或少从祖先那里传承下来些古老的“东西”。一座古宅、一棵古树又或者古老的习俗。它们在时间中慢慢积累,在沧桑巨变中沉淀,阅尽了世间风云,最终以其丰富的内涵见证着古城的文明发展史。

  当人们在感受凤城的文化底蕴时,除那些难觅踪迹的文物遗存和日渐淡漠的民俗外,唯独忘却了因为顽强而生存至今的百年老树。作为活着的历史见证,它们甚至比古建筑更加鲜活地传递着古老的信息。在经历了朝代的更迭,人间的悲欢,世事的沧桑后,它们如一本厚重的书籍,里面写满了珍贵的记忆。

  从房产管理处东侧银杏树说起

  对于土生土长的凤城人来说,没有不知房产管理处东侧那株银杏树的。上了年纪的老人喜欢把这株银杏树称之为白果树,也有称之为公孙树。然而,鲜有人知道它的确切树龄。

  查询1997版《凤城市志》,书里记载为“辽朝银杏树”。公元928年,辽太宗在凤城(古城址)设立龙原府、龙原县。如果以辽朝在凤城设立府、县的年代推算,银杏树的大概树龄为800—1000多年。然而,记者在市林业局的一份《凤城市古树名木简表》上看到,“房产处东侧银杏树,树龄为500余年,树高21米,胸径115厘米,冠幅15米。”有趣的是,民间口口相传的400余年的树龄更接近于林业部门的估测。

  据一位曾在木器厂附近(现市财政局)生活多年的老人回忆,没扩振兴街前,银杏树紧挨房产处外墙东侧。小时,曾看到该树枝繁叶茂,冠顶遮盖十多米,春夏翠绿,深秋金黄。除此之外,老人还能清楚地回忆起银杏树周边居住着姚、宋、史、孙等人家及生活情况。

  关于银杏树,《市志》上还有这样一段记载:“在扩建振兴街时,银杏树曾拟被锯掉且已锯下一些树枝,群众要求保护古树,丹东市、凤城市同意保留该树。树周围以石砌短墙予以隔离,虽不如以前生长旺盛,但未枯死,足见其生命力之顽强。”

  正如《市志》上记载,锯树扩街曾遭到群众反对,也惊动了中国科学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的王战教授。在得知信息的第二天,已是80多岁高龄的老教授不顾旅途劳累,急赴现场,严厉制止锯树行为,古树得以保存。据记者了解,王战教授是东港人,我国知名的林学家、森林生态学家、植物分类家。让人扼腕叹惜的是,老人如今已驾鹤仙去。

  具体的事件始末,已然追忆不清,只是被锯的部位,如今仍清晰可见。老树遭人为破坏后,曾将枯死。令人惊叹的是,几年后,竟然再度叶繁枝茂,以顽强的生命力展示着生命的尊严。如今,古树饱经风霜后,依然岿然不动。人们十分敬畏,觉得它有灵性,纷纷在树身缠以红布条,以求庇福。

  “城里”隔墙相望的老银杏

  老凤城人都知道,所谓的城,是指被旧时城墙包围的以秦家大院为中心的凤凰城城区。据1997版的《凤城市志》记载,凤凰城建于1481年,是在辽朝开州城旧址上修筑而成。以城墙划割,房产处东侧的银杏树为城外树,阳光新城小区西大门银杏树为城里树。相对城外银杏树,城内树生存状况相对好一些。单从外观上看,被细铁栅栏围起的生长环境要强于被水泥筑高的生长环境。据林业局估测,此株银杏树已有500余年,树高20米,胸径115厘米,冠幅10米。由此推算,老银杏树应该是明朝建凤凰城时种植的。对于林业部门500余年的估测,民间并不认同。上了岁数的老人坚定地认为,“城内”树的树龄无法与“城外”树龄比拟。然而如今城内树也与城外树一样,株腰间系着红布条,接受人们崇敬。以其苍劲古拙,冠盖浓郁,巍然而立,默默地注视着人间沧桑。

  民间还有一种说法,银杏树是分雌雄株的。两棵树如夫妻般,隔城墙相望,期盼相聚。按民间的说法,房产管理外东侧老银杏树为雌株,那么阳光小区西大门肯定为雄株。居于附近的于子范老人则很肯定地告诉记者,他见过阳光小区西大门银杏树结果,应该是雌株。依此说来,两棵银杏树应均为雌株。查阅银杏树资料:银杏树既可雌雄异株,也可雌雄同株。但一般多见于雌雄异株,稀雌雄同株。

  对于阳光新城小区西大门边上银杏树更多的细节,很多老凤城人不知情,这多少与这里驻扎过部队有关。这株曾被围在部队院子里的银杏树,很多人难得一见的。在老人们的记忆中,在此株银杏树附近应该还有一株百年以上的银杏树,只是现在已无人知其下落了。

  翻翻凤城“绿色文物”档案

  被老凤城人津津乐道的古树,还有清真寺院内的一株220余年的圆柏。此树高10米,胸径54厘米。1997年版的《凤城市志》记载,清真寺始建于1776年。由此推算,圆柏应该是建寺初期时种植的。可惜,文物一栏并没有将此株圆柏标上。然经历了二百余载的风风雨雨,柏树依然守护着寺院。

  此外,丹东市光荣院后山有一株300多年紫杉。曾有人在古树的附近发现一块清乾隆年间的石碑,这或多或少都与这株树有些渊缘。据市林业局的估测,紫杉树高为10米,胸径为61厘米。其命运多舛,曾多次遭到人为破坏。2010年8月,紫杉遭受小蠹虫危害,针叶枯死,树势衰弱,濒临死亡。凤山区林业站及时将这一信息上报给了市林业局。林业局为挽救古树,采取一些保护措施,给其注射药物和营养液,以延长寿命。

  “文人墨士书丹青,万株古树绘山河。”凤凰山历史悠久,因此古树名木并不鲜见。据林业局统计在册的38株古树中,凤凰山紫阳观内2株300余年的红松树和5株250年以上的赤松,凤凰洞上1株100余年的蒙古栎名列其中。它们既见证了紫阳观的建观历史,也展示了凤凰山的迷人风韵。此外,还有弟兄山镇教家村1株300余年的老榆树和赛马镇双岭村2株200余年的老榆树及在凤山、东汤、爱阳、白旗、石城、大堡、青城子等(乡)镇区均发现了百年以上的古树。这些古树无论是生长在山林乡间,还是街头闹市,作为活的历史文物,不仅见证了凤城历史、文化,也是不可多得的一道风景。

  亟待保护的古树名木

  凡称得上古城的地方都会有古树。这些古树经过千百年自然和人文选择,无论在自然科学方面,还是历史文化上都有着重要的研究价值。因此,对古树的保护显得十分重要。在采访过程中,很多人都能凭着记忆说出一两株古树。遗憾的是,很少有人意识到古树作为不可再生的历史资源其背后的价值。

  一座历史文化古城,必有它古老的东西。然而,在城市化进程中,当这些古老东西妨碍经济发展时,它们便成了城市中的眼中盯。多年来的自然灾害加上人为破坏及城市化的进程,很多古树已经消失在凤城的土地上。前不久,网上有一则新闻:南京在修建地铁时,曾欲将上百棵梧桐树挪地,遭到了南京市民的强烈反对,最终改变地铁设计,给古树让路。记者曾去过南京,作为外地人看南京,印象最深的便是这绿荫丛丛的法国梧桐。也正是这些树,给南京增添了文化气息,传递出古都深厚的历史内涵。可见,古树的存在不仅美化了城市,还能增添城市的文化底蕴。

  凤城是一个被绿色环绕着的城市,也是有着历史文化的城市。优越的自然条件和地理环境,让龙原大地有着数不清的“绿色宝藏”。然而,近些年来,随着经济利益趋动,乱砍乱伐、移植盗挖日益猖獗。虽然,国家出台了多项法律法规,林业部门也采取多重措施严厉打击,违法行为仍旧屡禁不止。如何加大树木保护,特别是古树名木的保护力度,保存祖先留下来的珍贵财富,对于政府和公众来说,都是个现实而意义深远的问题。

责任编辑[ 袁月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