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有伟: 38万公里送信路,20余载坚守情

2014-12-02 14:48      来源: 凤城时讯

  有这样一个人,在鸡冠山镇几乎家喻户晓。21年来,他穿梭于山间、公路,跋山涉水;21年来,他送给人们期待,留给人们墨绿色的背影;21年来,无论酷暑严寒,他始终不忘的是两个字“出发”。他有一颗乐于奉献的爱心,更有一份对事业坚守的忠诚,有人亲切地叫他“小耿”,可是也有人说他是傻瓜……

  一辆挂着邮包的自行车、一身墨绿色的工作服,便是邮递员耿有伟的全部“家当”。怀揣着对大山里乡亲们的爱,耿有伟从最开始的370元的工资干起邮递员,到如今工资1400多元,21年来没有请过一天假,每天工作时间超过6个小时,日均奔走50公里,用乡亲们的话说:“耿有伟送的不仅是一封信,还是一颗热乎乎的爱心。”

  坚持深山送信二十一年

  3月末,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几声鸡啼打破了鸡冠山镇的宁静,晨露伴随着微风跌落在地上,太阳刚刚从地平线的一端抬起羞涩的脸。

  和每天一样,耿有伟早早就起了床,吃过早饭,便来到镇邮政支局,开始了他一天的准备工作,分捡报纸、信件。“这几封是今天要送的,都是新开段的。”不善言谈的耿有伟一边整理信件一边对记者说。拿起耿有伟身边一张记得密密麻麻的投递记录,几行字清晰可辨:“周一、周四,新开段——暖河村、大洋沟村、沙子岗村、鸡冠山村、新开村;周二、周五,薛礼段——陡岗子村、白菜地村、茨林子村、薛礼村;周三、周六,四台子段——袁家沟村、宝石山村、四台子村”。耿有伟所说的新开段指的就是今天需要给这条路线的暖河村到新开村5个行政村送信。新开段的“终点站”新开村,位于鸡冠山镇西北部,距离镇政府近30公里,平时耿有伟骑自行车往返就需要3个多小时,当天因为有几封加急信件,耿有伟怕乡亲们着急,选择乘坐小客车去送信。其实耿有伟这样自掏腰包坐小客送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耿有伟负责投递的线路是鸡冠山镇周边的13个行政村,13个行政村共有7739户、25660人,家家户户就像繁星一样点缀在大山深处的沟壑之中,有的村组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即便是小客车,也只能停在村口。在崇山峻岭的环绕里,耿有伟沿途经常要涉水过河、翻山越岭,曾经有好多邮递员因为工作艰苦,收入微薄而辞职,可耿有伟却坚持了下来,无论严冬酷暑,刮风下雨,一干就是21年。

  21年前,27岁的耿有伟当上了邮递员,起初耿有伟并没有意识到这份职业的艰辛。开始送信不长时间,在一次送信的路上赶上了下大雪。当时还不太熟悉邮路的他面对漫山遍野的茫茫白雪不知所措,是找一个地方等雪停了再送还是返回邮局明天再送,耿有伟拿不定主意了。望着纷纷扬扬的大雪,看着手中攥着紧紧的邮袋,耿有伟做出了一个决定:把信报准时投送到户!于是,穿着长筒雨鞋背着重重的邮袋的耿有伟开始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摸索着前行,当他连滚带爬捂着邮袋把信报送到老百姓家里时全身已经湿透,可是当耿有伟看到乡亲们接到信报时的惊喜与感动时,之前爬雪山走泥泞的辛苦便烟消云散了……也正是从这一次送信之后,耿有伟开始意识到自己这身墨绿色的工作服所包含的责任,那就是“不管多远多苦都要把信件送到”。

  如今,21年过去了,由于常年骑自行车送信,耿有伟裤子不知磨碎了多少条,为了一封需要本人签收的信件站在雪地里等了半个多小时,鼻子因为冻伤经常不由自主地流鼻涕,双腿膝盖也已经患上了严重的风湿……可是,已经年近50的耿有伟却依然奔走于送信的路上,用自己的执着坚守来践行对这份职业的忠诚。

  投递同时传递爱心

  采访耿有伟的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当记者同耿有伟在路边聊天时,许多经过的大小车辆均减速慢行并鸣笛致意。面对记者的不解,身边的乡亲们笑着回答:“小耿谁不认识啊,大好人一个,就生着一副热心肠,镇里村里都知道他!”

  原来,从事邮递员20多年来,耿有伟除了架起当地百姓与外界的信息桥梁外,还充当了老百姓的采购员和代办员等“职务”。有人托他从镇上代买一些日常用品,有人让他给镇上稍点东西,乡亲们不管有什么需求,憨厚的耿有伟只要能做到,就都会答应下来,并想办法办到。家住三台子的一位老人名叫陈希天,女儿在内蒙古工作,陈希天老人每天最大的期盼就是等耿有伟送来女儿从远方寄来的问候。从送第一封信开始,耿有伟就告诫自己,要准时将信件带给老人。耿有伟说到做到,每当陈希天老人的女儿汇款汇物时,耿有伟便拿着老人的身份证和汇款单去取,再亲自送到家里。除此之外,耿有伟还经常带些东西送给老人,陪老人聊天解闷,直到老人去世。家在白菜地村的村民赵胜国说,耿有伟是个十分称职的邮递员,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非常敬佩他。

  除了热心帮助乡亲邻里,对待同事耿有伟也是有求必应,有忙必帮。毛金生是镇邮政支局的另外一名邮递员,负责镇内的邮件投递工作,因为比耿有伟年长几岁,加上身体状况不是很好,耿有伟经常在忙完自己的工作后帮着毛金生整理信件。遇上刮风下雨的天气,耿有伟就主动提出代替毛金生去送信,让他在家休息……类似的小事不胜枚举,耿直朴实的耿有伟,用自己的爱心默默感动、感染着身边的许多人。

  对家人的亏欠

  这几年,鸡冠山镇的百姓积极发展农事产业,许多村民都富裕了起来,日子也越过越好。但在鸡冠山村2组,一组破旧的土坯房在一排排窗明几净的大瓦房中显得格外“显眼”,这便是耿有伟和妻子宋月红生活了20年的家。

  推开破败不堪的院门,记者看到了堆在院子一角的煤块,宋月红告诉记者,这是去年冬天花600块钱买的半吨煤,到现在还没烧完,平时她和耿有伟都舍不得用,只有在外地念大学的女儿放假回来时候才烧。耿有伟和宋月红的家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丝毫不过分,阴冷狭小的房间内,略显青黄的墙壁上布满了霉斑,满目所及之处除了生活的必需品之外别无他物,破旧的柜子上一台液晶电视是全家唯一一个拿得出手的家用电器。宋月红时常揶揄道:“别人家的厕所都比俺家好呢!”

  坐在不温不热的炕上,宋月红向记者拉开了话匣子。23年前,经人介绍,宋月红同耿有伟相识。通过长时间的相处,宋月红被为人朴实诚恳的耿有伟深深吸引,尽管当时耿有伟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宋月红仍然义无反顾地嫁给了他。没有像样的彩礼,家中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儿,耿有伟和宋月红却幸福地相守相依。同宋月红结婚后的第二年,耿有伟来到邮政所工作。看着穿着干净整洁的工作服的丈夫,宋月红倍感欣慰,心中不禁盘算着好日子就快到来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推移,耿有伟每天早出晚归,回家时不是弄得满身泥土就是被雨淋得全身湿透,头疼发热感冒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宋月红在心疼丈夫的同时,也开始怀疑邮递员这份工作还值不值得做下去。“我曾经劝他放弃这份工作,可是都被他拒绝了。”如今,宋月红在镇里一家饭店打临时工,一月收入不足千元,两口子日子过得艰难拮据,“曾经身边有很多人说耿有伟傻,死心眼儿,劝我离开这个人。可我知道这份工作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现在我俩日子过得虽然困难一点,但是总算能吃饱穿暖,这就够啦。”宋月红笑笑说。

  而正是妻子这么多年来默默地支持和关心,让耿有伟心中对妻子对这个家很愧疚,因为工作原因,耿有伟经常无法顾及家中,并且越是临近节假日,信件包裹就会越多,耿有伟就越忙碌……所以,尽管平时送信回来已经很疲倦,耿有伟还是会尽量抽出时间帮助妻子做些家务,或到家中那一亩薄田里干些农活。日子虽然清贫,但是一家人还是过得温馨融洽。

  因为热爱所以投入

  21年的投递生涯,耿有伟用一丝不苟的态度和对他人的热心奉献赢得了单位领导同事以及乡亲们的赞誉。如今的鸡冠山镇在快速发展着,在镇党委政府的支持下,多条村路较比以前更加平坦了,可耿有伟还是像以前一样,怀着一颗炙热的心,用自己的默默无闻和真诚实干,奔走在一条条送信路上。

  21年,岁月的流逝在耿有伟的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但岁月的逝去却没有带走耿有伟对邮政事业那份火一般的热情。采访最后,记者还了解到,投身邮政事业21年的耿有伟至今仍然是一名临时工,还没有转正。可是当记者问起他是如何二十年如一日,甘于做好邮递员这份工作时,耿有伟还是一脸谦虚朴实地说:“虽然我不是一名正式的邮递员,但我也要对得起我这身墨绿色的服装,我的工作很平凡,就是保证要把信件送到老百姓的手中,当看到老百姓收到信件时开心的样子,我就觉得再苦再累都值得,就算让我做一辈子都乐意!” (尹玉娟 作者:王晶)

 
 

  耿友伟打开邮袋,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责任编辑[ 杨桂梅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共凤城市委宣传部主管 凤城市政策调研与信息中心主办 凤城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新闻:0415-8127169 广告:0415-8127001 E-mail:fcsbs@163.com  社址:凤城市邓铁梅路17号锦江大厦3楼